[足球印记]fontcolor=black[慕尼黑50周年纪念]font曼联的欧罗巴恋曲(翻译)

斯图尔特麦西生(Stuart Mathieson)回顾了曼联在征战欧陆的传奇旅程中的跌宕起伏
  仅仅在14场欧洲冠军杯的比赛之后,巴斯比宝贝们就显现了他们打算挑战皇家马德里欧洲霸主地位的企图心。
  从1956年9月在比利时2-1战胜安德莱赫特的欧战洗礼,到1958年2月在南斯拉夫与红星队那场惊心动魄的3-3平局,年轻而与众不同的英格兰冠军,无论在主场还是客场,都有着令球迷疯狂的魅力。
  马特巴斯比引领的探险新旅程,为足总和联盟所反对,但它确实吸引了公众的兴趣。初生之犊曼联对阵安德莱赫特、多特蒙德、毕尔巴鄂竞技、皇家马德里、沙姆洛克流浪(Shamrock Rovers)、杜克拉布拉格(Dukla Prague)以及红星队的比赛是如此激动人心,与此同时,曼联的主帅也在学习着如何打欧战。
  巴斯比宝贝在欧洲留下了自己的印记。然而这样的越轨――无论对于俱乐部抑或对于英格兰足球而言――却终于只是17个月的短暂梦想,在慕尼黑刹那梦碎,德国的飞机跑道,让所有征服欧洲的理想烟消云散。
  空难后的三个月被悲伤和泪水浸透,直到曼联必须去赴欧洲冠军杯的半决赛之约。1958年5月8日,东拼西凑的曼联再度出征欧罗巴。慕尼黑的四位生还者,哈里 格雷格(Harry Gregg)、比尔福克斯(Bill Foulkes)、肯尼摩根斯(Kenny Morgans)和丹尼斯维奥勒(Dennis Viollet),参加了对AC米兰的比赛。
  在曼彻斯特的首回合比赛里,曼联2-1击败了米兰,但在圣西罗(San Siro)的第二回合,对于历尽劫难的曼联却远非愉快的经验。他们以0-4告负,而主场球迷还投掷腐烂的蔬菜袭击曼联球员。
  那个赛季最后曼联在联赛中排名第九,但依旧收到了好心的邀请,和狼队一起参加1958-59年度的欧洲冠军杯比赛。足总同意了,但随后联盟介入其间,坚持认为曼联不可以接受这个邀请。曼联上诉获胜,但联盟把这件事捅到了足总和联盟联合咨询委员会(FA and League Consultative Committee )。最终决定还是不允许曼联参赛,理由是曼联并非联赛冠军。
  俱乐部于是只得拒绝了来自欧洲的邀请,这一别就是六年。后慕尼黑时代,曼联卧薪尝胆埋首重建工作,直到63年以足总杯冠军身份,参加欧洲优胜者杯的角逐。
  时隔八年之后的1965年,巴斯比治下以贝斯特、劳和查尔顿领衔的新一代曼联终于把冠军奖杯带回了老特拉福德,并再次获得逐鹿冠军杯的机会。曼联回归的华彩乐章是乔治贝斯特在里斯本光明球场的展示的第五“披头士”的风采。(“El Beatle”是“The Beatles”的西班牙语说法,那场比赛后,葡萄牙媒体以此称呼赞美贝斯特。――译者注)
  爱尔兰天才以他勇士般的演出,震惊了尤西比奥和他的队友们,曼联从客场带回了著名的5-1。加上之前主场3-2的胜利,曼联最终以令人惊讶的8-3晋级,以至于很多人开始觉得,曼联将完成八年前被悲剧打断的梦想。
  可惜反高潮又一次出现,半决赛的首回合,曼联在贝尔格莱德以0-2负于游击者队(Partizan),并且无力在主场挽回败局。1967年曼联再获得联赛冠军,巴斯比治下如今愈发成熟的一线队再度冲击圣杯。(Holy Grail,指欧冠奖杯。――译者注)
  第一个对手是马耳他的半职业队爱尔兰人队(Maltese part-timers Hibernian),主场的4-0已经足够,随后地中海小岛上的0-0平局则确保了曼联出现在下一个对手萨拉热窝队(Sarajevo)面前。为了前往南斯拉夫,慕尼黑空难后,马特巴斯比第一次预定机票。
  萨拉热窝队和萨比利斯队(Gornik Zabrze)被先后淘汰,令人激动的半决赛对手是皇家马德里。在老特拉福德,曼联以1-0获胜,但是在伯纳乌,半场结束时,西班牙巨人则以3-1领先。大卫桑德勒(David Sadler)先帮曼联追回一球,而后慕尼黑生还者及最不可能的入球者比尔福克斯(因为Foulkes司职后卫,极少进球。――译者注)将比分扳平,帮曼联拿到了通往温布利对阵本菲卡的门票。
  伦敦之夜红魔通过加时赛4-1战胜了本菲卡,那是一场令人难忘和感动的比赛。慕尼黑罹难者的家属跟球迷一起目睹了新一代曼联在十年后终于让巴斯比的梦想成真。
  AC米兰终结了曼联卫冕欧洲冠军杯的期望,1969年5月,博比查尔顿在老特拉福德对阵意大利人时的入球,是曼联在该项赛事中的第100粒入球,而下一个入球,则要等到24年之后。
  欧洲荣誉重回老特拉福德是在1991年,阿历克斯弗格森带领曼联在鹿特丹的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欧洲优胜者杯的决赛里击败了巴塞罗那,达成了他的欧洲梦想。当弗吉在1993年终于捧回联赛冠军奖杯时,欧洲冠军杯也在1/4个世纪后,再次回到老特拉福德的日程表上。
  可惜苛刻的外援规则令红魔备受打击,94年那支梦幻球队被这等繁文缛节所累*,以至于像布莱恩罗布森(Bryan Robson)、斯蒂夫布鲁斯(Steve Bruce)、加里帕里斯特(Gary Pallister)和埃里克坎通纳(Eric Cantona)这样的球员都始终无缘欧洲荣誉。
  但曼联则成为了改制后的欧洲冠军联赛的常客。
  * 当时英伦三岛的球员在英格兰的联赛和杯赛中不算外援,但是在欧洲赛场则算,而外援限额是三名。所以当时那支曼联参加欧战时,弗格森总要在休斯、丹尼斯埃尔文、坎通纳、基恩、吉格斯和舒梅切尔等球员里作出取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18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