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美发屋

月亮女神的珊瑚美发屋
  泌园春情问
  冷视春秋,
  单手捏宇宙。
  造物终极。
  悲欢尝透。
  兴亡脆柳。
  翳眼空花。
  只不过才子佳话。
  伤心断肠时,
  
  纵空活百年如枯树。
  朝行夕止。
  暮暮朝朝。
  神迷心焦!
  唯真情,
  尽洒今霄。
  
  
  一个戴着金丝眼睛的老人正在抑扬顿挫地用汉语念着,每念一句,旁边穿着精致黑色西装,大领白衬衫的有着一头美丽金发的中年女子就会流利地用英语进行即时翻译,下面的人在静静地听着,脸上是尊敬与崇拜的神情,仿佛是听着来自天堂的神喻,来自苍天的声音,每一声都敲击在他们灵魂之钟的深处。
  热烈的掌声响起,穿着黑色西服,白色衬衫,黑色西裤,却踏着白色运动鞋的天问先生轻快地走上台去,面色平静自然,无喜无怒,两道斜斜的剑眉直插双鬓,透出一股男子汉特有的威风与霸气,透着一股东方男子无尽的神秘与难以发现的涵盖天地的想象与奥妙。
  非常高兴,我能得到这样的荣誉,也很高兴得到在座各位的肯定与支持,首先我要说,我非常尊重与感谢诺贝尔先生,愿他的灵魂在天堂安息,他的一生是人类杰出的一生,而我们与他无法相比的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感觉到诺贝尔先生仍然活在我们身边,仿佛在用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在看着我们,鼓励着我们,好好干,年青人,加油!
  我们大家都在努力,工人,农民,科学家,我们的生活似乎在永无止境,所有的事情让大部份不明真想的人在拼命工作,却不知道一天到底在忙些什么,为什么而忙,但是,我要提醒一下,小偷比我们大家都忙!
  于是,我想,无论乌托邦,还是天堂,地狱,一定有一个适合我们大家去的地方,总之,会比我们现在的生活强,这是我所有的想法的泉源,我的意识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俯瞰着这个世界,但是很抱歉,我没有任何精神性的疾病,
  下面大笑起来。
  大家以为他讲完了,给予热烈的掌声。
  追梦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知何处生人烟。
  唯念佳人如美酒,痛饮一生也不完。
  文华鼎盛五千年,今日何堪一纸言。
  但将心血酬壮志,不敢平生自淡然。
  抒豪情之二
  蝇蝇苟苟小家气,散散漫漫力若微。
  一笑荡尽文豪胆,万卷搏得美人归。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0年。
  穿着麻黄色西装的老人在用中国话大声宣布着,旁边一袭紫色旗袍的金发碧眼的小姐在用流利的英语向大家进行着即时翻译。
  待掌声平静,老人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用激动的声音说道,本来我以为这位来自亚洲的小伙子只会给我们带来一次难以想象的惊喜,但是我知道,我错了,原来上帝的祝福的确是可以两次降临到同一个人身上,我们经过激烈的讨论,但是这本《地狱之花》让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震惊,我,老人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得不说,天问先生当之无愧,他是本届文学奖最佳得主,现在,请天问先生上台来!
  天问踏着潇洒的大步走上前去,步伐坚定而有力,仿佛是一位百战归来的大帅,每一步都有着雷霆万钧之势。
  天问停顿了一下,或许,早早死去对他们更有意义,天问的双眼微微含着泪花,下面也有的眼睛已经湿润了!大厅里的空气带着一股无形的凝重,仿佛无数具死尸在空中飘动着,无数个头骨在跳着妖美的舞蹈,一束束血之花在悠舞徘徊。于是我认定,天堂的到来是一个真实的事情,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地狱当中了。
  天问静静地看着大家,或许在座各位认为我所受的苦太少,不足以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死去的人是幸福的,而活着的有良知的人还要承受着精神上的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苦难,这对于他们才是最残酷的,也是无法解脱的,天问略为停顿了一下,深沉地说道,感谢你们看我的书,我要说,帮助你们的邻舍!就如同帮助你们自己一样!
  天问略一沉吟,朗诵着,
  荡涤南北一腔志,重建文坛万古情。
  风华佳实尚未得,满目红花似火烧。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1年。
  一位穿着黑色中华立领鹤发童颜的蓝眼睛老人,带着慈祥的笑容,与一位穿着旗袍美丽的中国女子走上台来,女子旗袍上印着一幅黑色的修竹水墨画,配合着女子绝美曼妙的身材,一举一动之间,似有微风轻拂,竹叶轻柔地跳动着,似听到竹叶沙沙作响,仿佛来自灵魂寂静之时的缈不可闻的天外之音与惬意的呢喃,一头如水的秀发,随意地披散着,目似银星,眉如小月,一种中国古典的韵味扑面而来,有别于欧美女人钻石般地放射着华丽而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的那种强势与主动,眼前的女子有如一块温润千年的美玉,带给人一种合谐,宁静与安祥。
  蓝眼睛老人沉吟了一下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这一次对于天问先生的作品的挑剔胜过以前多倍,但是非常遗憾,我们不得不说,他的作品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和最好的,因此我们只能授予他这个奖项,事实上我们都心存惭愧,因为,要授奖给比我们高的人,但是,这对我而言,却又是真正的无以伦比的荣耀,我将在心中永远铭记这美丽的时刻。天问先生的《山海经大传》,又带给了我们一个出乎意外的惊喜,带领我们到了一个神奇的难以想象的世界,带我们到不可思议的云端,挑战了我们的极限想象力,啊!老人面带着无尽的神往,那真是一个无法用语言诉说的世界,长着翅膀的梅花鹿,飞奔的骏马却有着老虎一样的爪子,尾巴却是一条长蛇,八只眼睛的大熊,啊,太奇妙了!
  老人向慕容婉清一示意,慕容婉清微笑着点头,带着特有的东方女子迷人的微笑,环视了一下下面的人们,每个人都感到心里一亮,东方美女,有句什么话来着,对,倾国倾城,最妙的,才貌双全!
  天问先生的作品以非比我们人类的想象,带我们到一个远古的时代,让我们与各样无法想象的动物亲切交流,让我们的头脑得到了一次全所未有的洗礼,感谢上苍,给我们送来这样的一个人,尤为重要的是,带给我们这样的作品,我不可能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这部作品,大家只要多看就自然知道了。
  现在,请天问先生上台。慕容婉清的声音高昂地响起。
  天问黑色衬衫,黑色休闲裤,黑色运动跑鞋,包围在一种神秘的氛围之中,周身似有流光溢彩,不住流转,短短的头发,唯有一双眸子闪闪发亮,似是能刺穿精神最深的迷茫之处,又如同一片迷雾中的一盏明灯,照耀着无数人的心田。
  大家在下面一愣,静静地听着。
  慕容婉清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可以自由提问,相信天问先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一定不会拒绝大家的,是吗,天问先生?说完狡黠地笑着看着天问。
  一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秃头,高目鹰鼻,带着一股特有的男人气派。
  天问笑着回道到,没问题。
  万代千秋炸惊雷,昆仑山上朔风吹。
  大漠踏尽发千丈,江南一日梦无回。
  妖魔尽斩成圣道,金轮驾空我神威。
  九霄之际赋雄篇,放眼须弥去不还。
  下面的人静静地听着,慕容婉清笑着说,大家不用着急,一会会有印刷品送给大家,并有天问先生的亲笔签名。
  噢,天问略一迟疑,非常抱歉,还没有?
  这个,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您认为明年还会站到这个地方吗?达丽丝认真地问道。
  我问的是您的主观意识,您自己愿不愿意?达丽丝认真地问道
  下面掌声响起。
  
  参加的人有了变化,但是得奖者还是天问先生,人们越来越感到惊讶,也更加佩服天问,因为就从前而言,这是不可能的。
  热烈的掌声。
  一套宽松的白色衬衫,松着领口,上面系着一个金质的佛像,乃是佛祖之相,四周饰以精致的莲花图案,颜色斑驳,略有黑色,但是吞吐着一种浓郁古朴与圣洁超脱的气息,一看就是经年之物,脸色还是那样的精神,不是以往的锋猛锐气,一往无前的刚毅果断,取而代之的是圆通吉祥,福德俱满的大完全之相。
  天问以悦耳的声音说道,大家此来,方不知为何而来,为何而走,以后所走,又不知为何而走,为何而生!一念之间,无数佛花,无数妙禅,当纷纷而至,我自以悟人,当不知人以悟我,我自悟天地,当知天地悟我!我自悟宇宙,当知乃是宇宙悟我,意无内外,心无高低,则不畏严寒,不惧酷暑,虽跨江渡海,越岭登山,呼雷引电,攀云附雨,亦无不可用之处。万千佛国,不过一念之间,无穷宝藏,不过手托为用,归来化去,得后成空。为真之道,乃是自成其佛。
  天问接着说道,世事无此,佛国如此,又能如何?无物谓之有物,无情谓之有情,无心谓之有心,则天下人尽信佛,则无佛了!
  天问看着大家,缓缓地做诗一首,
  心田无际我自耕,造化万物产其中。
  昔年寻春卧清风,赤脚踏在紫云轩。
  修得真身藏宇宙,炼成无极竟全功。
  手化万亿神妖魔,足生福轮无穷功。
  念完不由苦笑,现在是佛,以后如何?
  
  身着黑色西装的颁奖人鲍尔先生,白衬衫,系着黑色的领结,满脸凝重肃穆,下面的人也是静静无声,带着一种沉重与压抑,似乎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沉重而有力的掌声。
  一位面容英俊的德国男子站了起来,看了天问一眼,说道:天问先生,我们大家都知道,日本与德国的对于战争的态度是绝对不一样的,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在座的人纷纷点头。
  天问想了想,用那种悲悯的眼神看了看下面的人们,说道,战争的反作用力深深作用于中国最普通老百姓,第一我们感到遗憾的是,没有向日本索要巨额的战争赔偿,这是领导人的一个决策上的不可饶恕的巨大的错误。第二点,我们的宽大为怀,只是宽容了杀我们抢我们的敌人,而建国后的几年,自己却闹得不可开交,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又打又杀,这也是领导人决策上的错误。至于老百姓的情绪,我只能引用网络上的一首诗来告诉大家。
  万里长城十亿兵,
  愿提百万虎狼旅,
  德国男子不由得惊叫,天问先生,这是一种疯狂的复仇的情绪,是一种好战的表示,这是不对的,世界应以和平为主!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4年。
  直至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走上台前,这样的想法才被打断。
  下面一阵笑声。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大家热烈的鼓掌声,在众人崇拜眼神中,天问走上了领奖台。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感谢你们来参加颁奖会,我终于以自我的意志写出了我的青春,我的浩浩梦想,勃勃生机,更让我深切地感受到,这也是整个人类的青春,敢于跨着高头大马,奔向任何一个自己未曾到过的神奇而美丽的地方,领略从未有过的风采与惊心动魄的绝美,也正如盗火者普罗米修斯的不畏生死的顽强与刚硬,敢于把光明与火种带给蒙味的世间,这就是人类的青春,也是我们的青春。
  贺青春
  鹰飞五月天觉小,龙腾四海须爪狂。
  君且为我挽龙辔,我亦为君倒翻江。
  传奇千古不是梦,天南地北百花香。
  唯有青山不变色,笑看归鸿入夕阳。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5年。
  大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天问带着浓浓的笑意向下面点了一下头,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要说,我又作了一回贼,把《三国志》以我的方式改写了一回!下面是轻轻地笑声。我付出的如此之少,你们给我的却是如此之多,所以我对大家表示感谢的方式就是,明年,我还是会站到这里的!
  写这部书让我感到意兴逍遥,让我感到神游物外,无拘无束,放眼狂飞,我回到了中国的古代,那些三国时期的一个个英雄人物,就在我的身边,我日夜与他们相伴,朝朝暮暮,暮暮朝朝,与他们比勇斗武,论计试策,千里狼烟,万里沙场,百战不还,尸戈倒地,血流成河,那种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凄惨状况,仿佛就在我的眼前,天问的眼睛放射着神光,接着说道,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战国的时代,我只是希望,不要让我的笔玷污了那个时代,因为那个时代是伟大的,热烈的,辉煌的,而你们,也是伟大的,我只是一面镜子,永不间断地映射着你们的生活。
  天问朗声吟诵着,
  迅若疾雷不可飘,豪情赛雨也逍遥。
  彩凤翩翩来伴舞,金龙烈烈震九霄。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6年。
  一袭白衣系着红色领带的朱利安尼先生迈着稳健的步伐,脸上洋溢着阳光般温暖的笑容走上台去,向着大家点了点头,每个人都在期待着这个时刻,看着朱利安尼,看他来如何进行今天的颁奖发言。
  天问走上台前,眼里有着一种炽热的表情,双眉轻挑,看了下面一眼,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必须疯狂,必须成功,那么,有一个前提,重要的前提,就是要到达自己心中的魔山,不管路上多少坎坷,只要我们能到达那里,就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泉源,事实上,历史中许多大人物都到达过自己的魔山,也就是自己心灵中的圣地,但是,有的不想说,有的不敢说,有的认为说了也没有人相信,而我要把它说出来,这是我为着所有人而负责的缘故,我必须向大家诉说,开启我们自我心灵的魔山,实现自己的目标,追求自己的幸福,成就自己的梦想,全在魔山,因为,没有人可以替自己而活!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地活着!
  朱利安尼笑着,还是请请天问先生给我们作诗吧!
  八年梦
  八年不觉人生梦,战袍今日再披肩。
  繁华往事如云烟,更有光阴去不还。
  建安之骨今在手,黄鹤杳然去寻仙。
  雄关漫道真如铁,气吞山河马蹄催。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大厅,公元2017年。
  环顾了下面一下,朱利安尼不由得露出了一脸苦笑,当一切都没有悬念的时候,我们不由得感到了一种神灵般的苦恼,唯一给我们兴奋的就是今年天问先生的作品――《仙龙纵》,这是一个中国的自身修炼而白日飞升的故事,主人公历经了无数的劫难,创造了自己的宇宙,拥有了自己世界的另一种平衡,打破了所有的规则,创造了所有的神灵,从中我们也可以探究到,天问先生可能有一种想要出世的想法,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也让我深深地爱上了中国的文化,爱上了中国的繁体字,那古老的象形文字,包含着无数的人类的智慧,古老人类的智慧。天问先生已经创造了自己的世界,而我要说的,我们每个人何时能够成功地创造出自己的世界啊!
  朱利安尼一挥手,请天问先生上台!
  天问笑着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很高兴,我这是第九次向大家问好,告诉大家,这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向大家问好,明年我将放弃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取,把更多的机会让给那些更有能力与智慧的人,这是我的想法,我相信,这也是大家的想法。
  九年的时间就这样的过去了,我的精神与我的智慧让我明白,我没有完全的虚度时光,唯一让我深深担心的,就是我的作品不要给他人以误导,这样我就放心了!《仙龙纵》其实是我很小时候的梦想,那时候我就向往着日夜修炼,能够飞升,成为神仙,在宇宙中自由地飞来飞去,一会到太阳上去,一会到月亮上去,发现无数颗新星,现在,我终于在书里实现了我的梦,我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我拥有着我自己的世界,我是我生存的最高要求,不拘于现存的任何法则,可以说是狂想,但却是我的最有力的支撑!我一天一天地走了过来,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当我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们,谢谢大家!
  天问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视线变得有些朦胧,我给大家作首诗吧!
  琼宫玉宇有神谣,
  晨光纵横三万里,
  海上赤乌金霞纵,
  隐见方壶栖美景,
  彩气千重消冥夜,
  冲天大道今何在?
  大家静静地听着,朱利安尼说道,天问先生的决定就是这样的了,大家可以自由提问。
  天问先生,我要问的是,你人生的目标是什么?香奈儿问道。
  那么,您以后想要干什么呢?开一家美丽的花店,还是做一个商场导购员!
  天问笑着回答,大家也都笑了!
  天问迟疑着:还没有想过!
  天问的头脑一阵空白,没有,始终都没有遇到,我只是对某些人感到高兴,而真正的爱情,我感觉,好像离我还很远!就如同,现在,您离我很近,但是非常抱歉,我对您没有任何感觉一样!
  香奈儿倒是不以为意,我只是替您感到惋惜,您的书涵盖了神性,佛,魔性,人性,独独对人类中最为纯真与伟大的爱情弃而不用,这才是您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啊!
  香奈儿的眼神变得迷茫,如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晶,那您的生活将会变得与众不同,您也将会脱离自己原有的轨道,信念,信仰与追求!
  香奈儿笑了,相信您慢慢就会懂了!
  香奈儿摇了摇头,懂得,但是没有遇到,明白的不用说,不明白的说了也是白说!
  大家都笑了起来,天问想了想说道,我会踏上漫漫的旅程,生命会赋给我无穷的意义,我会一一接受,慢慢品尝,无论是酸甜苦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1 + 9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