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放宽色觉异常者的歧视性政策,还6千万人公平环境(转载)

  据报道,我国色盲人数在男性中占到6.69%【1】 ,也就是说,我国大约有6000万个男性是色盲(女性很少是色盲)。
  多年来,我国的色盲人群在上学就业(选择专业)、驾车等方面受到几乎是全方位的限制和不当对待,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一件事。近几年由于私家车大量进入个人生活领域,由于法规不允许色盲获得C1驾照,此事受到很多人的质疑,因此,色盲问题才得到很多人的关注。2010年中国的机动车保有量已达近1.99亿辆【2】,其中轿车的增长速度最快,每年以近30%的速度在增长,应该说轿车已逐渐成为人民生活中的必须用品了。
  如果说能够允许色盲驾驶C1车辆(小轿车、私家车),是解决色盲群体的生活问题。那么,允许色盲者能自选专业学习和能够得到广泛的就业范围,才是从根本上考虑到了如何去解决对色盲者的歧视和偏见这么一个社会问题。
  偏见和歧视是如何产生的呢?应该说,即是社会对色盲者的学习、就业等各方面过多的不合理的限制所产生的。我们没有理由去要求每一个民众都掌握色盲知识,但当民众看到色盲人群的生活现状再加上没有色盲方面的科学常识时,偏见和歧视就很容易应运而生。
  多年来,“色盲”这个词在正式的法规文件中已不再使用(国外也是这样),因为它会引起民众对色盲现象的误解,也可能会产生对色盲人群的偏见和歧视。“色觉异常者”是目前广泛使用替代色盲的一个正确名词。国外的法规文件中称“color-vision deficiencies (CVD).色觉缺陷者”。但“色盲”这个词,在日常生活中或一般文章中仍在沿用,主要指红绿色盲(含色弱),因为它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只要我们对色盲现象有个正确认识,用不用“色盲”这个词也就无关紧要了。
  有人说红色盲看不见红,绿色盲看不见绿,红绿色盲是既看不见红也看不见绿,实际上这都是对“色盲”不了解的结果。色盲并不是对“色”是“盲”的。红绿色盲(红色盲绿色盲)是既能看到红也能看到绿,只是能够分辨的频谱范围比正常人要窄一些,或缺少对频谱中某一频段的识别能力,也就是说,在色觉分辨方面有一定的缺陷,但这并不意味着“看不见”。负责任地说:色盲人眼中的世界也是五彩缤纷的!同样的道理,中国色盲看自己的国旗就是鲜红鲜红的!欧洲各国的色盲(男人中8%【3】)看自己的国旗也是五彩绚丽的,没有一个国家傻到要让自己8%的男儿认不出自己心爱的国旗!(欧洲国旗多有彩条)
  在200多年前,第一个发现色盲现象的是英国大化学家道尔顿,这位被恩格斯称为“近代化学之父”的人,他本人就是色盲者。非常值得提示一下的是,道尔顿发现自己是色盲,并不是在自己日常繁重的化学实验工作中,而是在一次给母亲买礼品时偶尔发现的。作为是色盲者的一位伟大的化学家,多年来他在化学研究领域中作出了许多许多重大的贡献,永远值得人们尊敬!直到目前为止,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大学入学和专业选择,都没有对色盲的限制。设想一下,如果当时道尔顿由于色盲不能上理工科的话,色盲现象的发现还不知道会晚多少年。
  欧美澳等国家对色盲上学选专业就没有什么太多的限制,且允许色盲驾驶私家汽车,这是个有目共睹的无需争辩的事实,(考C1驾照不需要色盲体检)。在就业方面,只要不是非常特别的专业,对色盲几乎就没有什么限制。可以说,几乎所有的色盲都生活在没有受到过多限制或没有感到生活不便的环境中。在美国,色盲可以进医学院校学习,只是到2000年左右,才有争论是否各科专业的医生色盲都能胜任【4】。同样在美国,当有人兜售“色盲眼镜”时,权威部门就请出了一位眼科博士(博士本人是色盲者)来评价该眼镜的功效【3】。在瑞士,有位色盲青年(30多岁)办了一个色盲知识科普网站【5】。他在瑞士银行任职,原先是银行软件工程师(计算机荧屏上多有红线绿线等各种颜色的彩色内容),现任银行的计算机软件教官。他们都没有由于自己是色盲,而在工作中遇到不可逾越的障碍。
  在此,并非意图说外国如何如何好,只是想说说国外对色盲的一些做法,因为他们的科学技术,尤其是汽车交通都比我们起步得早,他们的经验我们是可以借鉴的。
  但在我国,为什么对色盲的偏见和歧视可以长期且无任何约束地持续和发展下去呢?
  在我国,医疗界、科技界、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都不是色盲者(色盲者在上中专大专或上大学前,已被淘汰出局)他们无法正确感知色盲者的感觉而又固执地坚信自己了解色盲,对色盲者没有同情和关爱,这就是对于色盲限制的法规几十年来没有根本变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此想问一句:您的身旁有色盲吗?您有色盲的同事吗?您为色盲人群考虑过什么吗?
  在此也并无企图想责怪什么人,因为当前我们对色盲的误解是相当相当普遍的,而且这些误解色盲的人他们也并无恶意。据报道,广州有一位12岁可爱的小女孩,发明了一种能让色盲识别的红绿灯,改变了红绿灯的外形(如三角形或方形)。她聪明的智慧和善良的童心,打动了每一个人,广州给她了颁奖,看到这些甚是欣慰。但实际上,他们不了解的是,色盲是可以识别现在正在使用的红绿灯了。
  对视力听力,我们一般人都是有感知的,比如把耳朵塞上,就听不见或听不清了,因此可以感知到聋人的感觉。我们把眼睛闭上,就看不见了,可以感知到盲人的感觉。我们能够感知色盲者的感觉吗?有些人(也有某些机构)为了想让大众知道色盲者眼中的色彩感知,于是就将一些彩色照片(或图案),经过PS处理,去除一些红色或绿色,就说色盲者看到的照片就是这样的,实际上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这只能是更严重地加剧了普通人对色盲的误解。
  事实上色盲者对色彩的感知远非是常人想象的那么糟糕。
  我国,色盲在日常生活中所受到很多的生活压力和受到歧视,表现如下:
  1.接受专业教育和工作就业方面:
  我国色盲上学选专业,受到很多限制,几乎所有的理工、医学、农科专业都不接受色盲学生。

  其实色盲现象是很普遍的,而且是防不胜防的。我们要接受缺陷的存在,追求“十全十美”是不必要的。
  中学生物教科书,个别省市的选修教材中有色盲遗传的内容。XY染色体,基因,遗传规律等科普知识介绍的非常有条理也很容易被中学生所接受。但有不少色盲中学生接受这种知识后,思想负担更重了,很容易就想到难道还要让自己的后代来承受色盲的待遇吗?其他少年学生更有挖苦开玩笑之举。科普的道理要正确地说出来是不难的,但对于教材来说,难的是要考虑到如何去避免对青少年产生的不良影响。

  光阴似箭,年复一年,很快,今年的高考中考又要来到了……
  3.生活婚姻等方面:
  色盲多为男性,实际上他们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不会遇到很多麻烦的,很多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色盲,与他一起生活的人往往也察觉不到他是色盲。这些人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色盲的情况下,也愉快地生活了一辈子。当今,科技发达了,色盲者一般很早就会发现自己是色盲了,但一旦知道自己是色盲,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上学受限制,兴趣受限制,就业受限制。冷嘲热讽,挖苦取笑可能会时有不断。婚姻也是麻烦事,由于很多民众对色盲知识的不了解,嫁给色盲男,对不少姑娘来说还是有犹豫的。婚后,还得过早地担心自己的孩子是否会是色盲,是否会把这些痛苦和莫名其妙的不幸遗传给自己的孩子。
  在医院进行色盲体检,本应该是一件严肃认真的事,但在体检时被当众告知受检者是色盲的现象却很常见。有时还有用“搞笑”的图谱来进行正规的体检,比如一种“指鹿为马”的图谱,正常者看是鹿,而色盲者看是马,在体检时如你说出是马,会引起一阵哄笑,这种图谱用来正规体检,实际上就是对色盲受检者的一种侮辱。
  4.就业方面:
  由于在就学时,许多专业就已经排斥了色盲,这本身就给色盲者在日后的就业设立了诸多障碍。另外,甚至去当兵参军保卫祖国的权利都被限制了!
  目前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现状,应该是要求改变对色盲者各种限制的理由之一,因为现在科技的发展使得很多原先需要人工辨认颜色的工作已被各种不同的仪器所代办了,根本不需要人工的辩识,而且实际上人工也根本没有能力去辩识复杂的颜色。例如:汽车的电脑调色,印染业的电脑调色等,这都不是人工能够分辨的颜色,这些工具对色盲者与非色盲者来说使用起来是一样的。再例如:医院的检验室和大学的化学实验室,应该说这是对颜色识别的要求比较高的地方的,但实际上所有的分析结果都是仪器自动识别的结果,通常这样的色差是再高级的人眼都是无法辨识的。在整个过程中,人只是个操作者和结果分析者,与是否色盲无关。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需要人工辨识颜色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现实中,有许多颜色,正常者也是无法说的清楚的,一个人说是这种颜色,而另一个人又说是另一种颜色,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为什么色盲说的就一定是错的呢。据说,白色就有40多种不同的白,有多少人能说清楚某种白是什么白吗?

  据此,色盲者也许能比正常者更容易辨认出那些穿着迷彩服躲在树丛中的人,据说法国曾经特别招募色盲士兵就是这原因。

  站在应让所有的人都有权驾驶C1车辆的出发点上,现在色盲能驾车的时机已成熟了。

  在小范围内(非科学的,随意性的)调研了一下,真没想到,有这样认知的人竟然达到90%以上。这让人感觉到好像是全国范围的“指鹿为马”。难道我们还一定要等到所有的人都科学地了解了色盲后,才去改变对色盲的政策吗?
  建议:

  2.呼吁社会在就业方面能正确对待色盲群体。
  4.取消C1驾照对色盲的限制。(取消色盲体检项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2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