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广场舞

  第二天晚上七点。跳集体舞前,花儿给蛋蛋的手链换了条五彩绳,重新穿上银铃,再把它绑在老地方。蛋蛋奇怪地看着她,说端午节已经过了。花儿瞪着眼珠子,质问道:“端午节过了,五彩绳就不能绑了吗?”有乔布斯在背后捣蛋,而她又执意不肯放弃,大不了就让蛋蛋偷渡,但是这也让她担心,那些小虫子会不会半途把蛋蛋绑架了?那偷渡就变成了永远的等待。还有让人不放心的芍药,如果待在芍药那儿,他还回得来吗?

  亲水广场的台阶上,一到晚上7点,立即坐满看热闹的男人。人多的地方就有生意,小摊小贩抢占公园边有利的角落,开始吆喝起来。这边头戴小话筒的年轻人把两只手中的菜刀来来回回铿锵锵敲着,一边卖力地推介:“不生锈、不卷边菜刀,过来看一看,瞧一瞧喔......”那边的录音机里正在让人厌烦地重复着“老鼠药、蟑螂药,吃了它就会死,死得很难看,不买不看你会后悔,老鼠会咬破你的衣服,蟑螂会在你的饭菜上便便......”
  “喂喂.....干你娘的,没长眼啊,当心老子撞死你……”

  经过这样改编后,情况果然好些,围观的本地阿姨见舞蹈这么优雅,难度不大,她们的兴趣正在快速提升,有个别泼辣的已经按捺不住,在旁边偷偷试着挥挥手脚,发现挺有意思的,别的阿姨一看有个带头的,也下来试试,这样人越来越多,集体舞开始有了集体舞动的规模。

  既然连短裤都穿了,那跳广场舞又算得了什么?小姐跳,野丫头跳,候鸟跳,阿姨、大妈也能跳,跳舞的队伍短时间内迅速扩大,而且呈燎原之势,现在缺的不是跳舞的人,而是新的舞蹈编排。花儿一个人忙不过来,只好请艺校的其他老师帮忙,并且觉得有必要再次降低舞蹈的专业化。

  看着热闹的场面,蛋蛋恭维花儿说:“没人再说三道四了,看来集体舞很得阿姨们的心呀,还是我们家花儿厉害呀。定位准确,舞蹈编排又俗又雅……”现在他真像那个伺候威后(慈禧太后)的小李子,快没有自己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8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