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场大妈舞的普及看“中国式幸福”的悲摧

  夜幕降临,华灯初放,在神奇中国的大中小城市有一道独有的风光,那就是广场大妈舞。在十字路口、在步行街、在街头小巷、在不同形式的大小广场,一群五十岁上下的大妈,或统一着装、或统一道具、正唯我欢快地随高分贝音乐翩翩起舞。舞曲各有所爱,这边是江南style,那边是最炫民族风。舞步千姿百态,东头是优美的健身舞,西头是风情的有氧操。每当从广场大妈舞路过,你会真心地感受到这个城市、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美好和幸福,中国梦正被一群大妈的歌舞升平渲染得流光溢彩,你还有什么能埋怨这个社会的种种不是呢?

  细细思量这广场大妈舞,还真能折射出这个神奇国度的深度人性问题。表面上看,大妈舞的问题也就因为自己自娱自乐的自由扰乱了他人宁静需求的自由而已,这在一个要自由太奢侈的国度里实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管中窥豹,可见的不是一般,而是彰显着中国人对“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的人性认知。太沉重了吧!几个大妈就能彰显中国人性?正常,大多数人都不可能理解透这广场大妈舞是如何折射出中国人的人性、价值观、尤其是幸福观的认知。我们重点分析中国人的幸福观。

  普世幸福观就是以普世价值观作为核心理念的一种生活方式的追求,自由、平等、理想,是普世幸福观最基本且连环递进的三要素。没有自由,平等就是空谈;没有平等,理想就是拼爹;没有理想,人的创造潜能就必遭扼杀;当人性潜能都得不到释放,就不可能“更好地活出自我”,幸福何在?因此,我自由、我选择、我成功、我幸福,这就是普世幸福观的幸福逻辑。这也是世界其他各国均用“人类发展指数”来衡量国民幸福水平的原因。

  中国式广场大妈舞,是天下奇观,唯中国独有。广场舞,本质上是城市里那些先富起来或有保障养老金 的半老徐娘炫耀自己幸福的卖骚秀,自己在“自由”地炫耀幸福时,还得强迫周围邻居和匆匆路人非常不自由地消受她们的“自由”。“自由”完全属于她们自己,压根就没有平等意识,把“不平等”抛给他人,把“幸福”留给自己。她们根本不会去想,像她们同样年龄段的妇女还有庞大群体在为生存、养老、看病、教育、住房等浴血挣扎,还有一批在上访,还有一批在黑监狱,还有一批在失独,还有一批在抗强拆…….. ,她们更不会想这些社会之恶将会降临在她们身上或她们子孙后代身上。因为她们现在活得很好,她们在庆幸自己比那些受苦受难的群体好幸福。身体棒棒好,吃饭喷喷香,她们要更好地活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 − 6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