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加拿大双绿卡(为了忘却的纪念—记我那折腾了六年的移民岁月)

  为了忘却的纪念―记我那折腾了六年的移民岁月

  写一篇回顾移民历程的文字要多久?我的答案是6年4个月。

  19次英法语考试,4家移民局,8次申请,澳洲/加拿大 2份PR,1份留学offer。无数次跌倒,无数次不公,无数的气馁抱怨,感谢太太的一路陪伴,也为自己这份坚持而喝彩。

  与其说是“移民”,我更愿意称之为“离国”。因为我的初衷及贯彻始终的动力就是离开那里,而且我对待此事的态度和付出的一切远超过一个正常技术移民的代价。在此文中必要的情景下,偶尔会用“离国”代替“移民”。

  登陆澳洲快两周年了,当我向太太宣布即将开始这篇“移民回忆录”的时候,她笑道,要不要剪个彩什么的,搞得隆重一点儿?是啊,再拖延下去,以后可真就要以“打开那尘封的记忆,推开那历史的大门”做开头了。不止一位出版界的朋友向我约稿,让我写出他们看来算是曲折奇葩到可以当卖点的移民故事,我总是回绝到,受众太小,算了吧。后来想想,写写也好,做个备份,万一哪天成了一个“澳洲黄西”或是“澳洲崔哥”可以靠着自己那点经历回国到处吆喝捞金。到时候这里的同学们可别骂我。

  我这离国历程时间跨度长,还不同于其他一些同样经历了5-6年等待的移民同学,我是不停的折腾,因此故事支线太多,为了看着方便,大体上按编年体来描述。先给出这某一时段的综述,再挑选部分发生在这一时段特有的坎坷经历来聊聊,否则真是冗长凌乱的没法看。

  08年12月

  上海财经大学,第一次雅思考试。三个6分,一个5分。这就算是正式踏上了移民路。但是哪里会想到这一路走了6年。

  09年9月

  首次递交南澳州担保申请(好看的戏份来了,前无古人,但愿后无来者吧)。

  当时的南澳州担保申请是需要提供财产证明的,这简单啊,哥没房没车没娃,去银行开份存款证明就结了嘛。中国银行的柜台小姐服务甚佳,先生,建议您这30万元定期存款分为6笔5万存入,这样即使您有需要提前解冻一两笔款项不至于影响其余的定期存款利息。嗨,有道理啊,就这么办!开出的存款证明自然也就是6笔5万块,没个总数。祸根就此埋下。

  6周以后,被拒。两点理由,一已提交材料不足以证明申请人对南澳有足够的了解;二财产证明只有“5万人民币”,不足以支持登陆后的短期生活。

  大爷的!!明明6笔5万块,歪果仁数学再差也别用在我这儿啊!申诉,必须申诉!

  4周以后,又被拒。仅一点理由,财产证明只有“5万人民币”,不足以支持登陆后的短期生活。年轻啊,气盛啊,不服啊,继续申诉!

  3周以后,再次被拒。同样的理由,财产证明只有“5万人民币”,不足以支持登陆后的短期生活。这次多赠送了一句话,“我们没有义务为申请人做数学题。”

  坦白讲,当时心中万千马儿跑过的感受时至今日也已模糊了。只是记得学乖了,还是那30万元,取出又存入,重新开了份30万人民币的存款证明,再次申请南澳州担保。接下来的澳洲移民的风雨变换经历过的人都懂得,砍旧申请人,出CSL(后来又出了个SCSL?模糊了,记不清了),推ANZSCO,搞EOI,等等。

  直到10年9月,南澳移民局才对我第四次的州担保作出回应,由于州担保条件变更,我申请的职业雅思要求提高,请我45天内提供四个6.5的雅思成绩,否则算自动放弃。新法适用旧案,起码的法理逻辑都没有了!乱了,全都乱了。一年的等待,期盼,焦虑,随着雅思近两个月内长三角地区全无空位而转变为只能仰天长啸,命运弄人啊。

  至此,您以为哥要放弃了,那么你错了;哥以为老天折磨够了吧,那么我错了。

  10年底的技术移民形势是加拿大联邦关门,澳洲搞EOI提高要求,学法语走魁北克成了救命稻草。正因如此,导致大批申请人蜂拥向曾经被冷落的魁北克。虽然当时注意到各大法语培训班爆满,但是绝没有料到会导致后来那么严重的申请挤压进度拖延。(每年CSQ配额1200个左右,10年下半年的申请人就达数万,魁北克确不及时更新递料标准,不拥堵才怪呢)。我承认,从此时期开始,我对移民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病态。太太非常不情愿的被我推上魁北克移民主申请的位置,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倾注全部精力从零学习一门外语。2011年的那一年,不夸张地说,我们至少360天都在学法语,周一周三,下班,上课,公车到家,晚上10点。周六周日,两个全天法语课。

  这期间穿插了主申请3次TEFAQ考试,副申请1次TEFAQ。因为有澳洲事件在先,魁北克我们倾注全部努力,考试地点遍布长三角考场。主申请的TEFAQ成绩 B1/B2 à B2/B2 à B2C2 (最高级别C2)。学过法语的人肯定知道从零基础开始,不脱产的情况下,在1年多时间里取得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

  13年6月-14年1月 (关键词:加联邦技术,魁北克留学,铤而走险留美)

  四年的压抑,四年的持续付出,换来的是一无所获,却也学会狡兔三窟,多手准备的策略。

  魁北克留学申请

  直接移民不成,被逼尝试曲折路线,走留学转移民道路。英语区的移民转留学政策瞬息万变,保险起见考虑走小众化魁北克的PEQ项目。去魁北克留学,咱也就任性一把,魁省大学考虑一圈,玩儿就玩儿个大的,直奔号称世界排名第二的法语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 撒欢儿而去!同学们,法语大学啊,恕我才疏学浅交际有限,咱是没碰到过谁出国留学敢尝试法语大学的,更没碰到过谁是法语大学毕业的。别跟我提法国留学生,那些孩子即使考了TEF/TCF大多数到了法国也都是英语授课的好么。咱再说说专业,很牛,真的很牛,“心理学”。哈哈,感觉玩儿大了。媳妇的法语再次发挥威力,拿着TCF考试C1的成绩申请蒙大。教授回信要求skype面试,面就面!太太用她的巴黎法语和讲魁北克法语的教授讨论心理学问题,那场面,咋说呢,我只能说,游戏人生也是一种境界吧,谁知道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

  面试通过,offer发来,半奖,学费减免2/3,按local学生收费。后因PR拿到,放弃此路。对不起了,蒙大教授。

  14年1月-7月 (关键词: 5.4错过,美西考察,澳洲下签,再战5.1)

  5.4政策错过

  14年1月2日,启程赴美西考察。同日,申请加拿大联邦5.4政策的包裹寄出。5.4政策,共24种职业,5000个配额,每种职业配额上限为300个。在我申请寄出当日,cic系统显示我所申请的职业配额剩余92个,当时对于占到一个配额信心满满,觉得原定美西非法移民生存状况的考察可以改为轻松的美西旅行了。在我达到洛杉矶的第一天再次查询cic,申请职业配额已满。原因是系统更新滞后,其实移民局早就签收了远超配额的申请文件,而系统却是数日才更新一次。5.4政策,就此错过了。美西非法移民生存考察再次提上日程。

  澳洲下签

  14年2月,回到国内后有意无意的再次开始学习澳洲已经实行了多年的EOI系统以及各州州担保清单。最初是不抱期望的,因为觉得10年以后的澳洲移民系统不会再承认asco下做的职业认证了。问了几个颇有名望的中介代理,均回答无法使用,必须重新评估取得anzsco代码才可以进行移民申请。也怪不得他们,谁会手攥一份职业评估报告五年之久才来申请移民呢?自行联系评估机构,得到答复,请咨询移民局。便致信南澳移民局,当天回复,州以及联邦移民局均接受asco代码下的旧职业评估报告。

  14年2月12日,递交南澳州担保申请。三周后,担保获批,同时收到EOI邀请。当时的庆祝仪式仅仅是和太太相拥了一下,淡淡一笑,接着买菜做饭咯。

  5月,州担保技术移民配额用尽。咨询移民局是否可以转回独立技术移民,答曰可以,另行付费。呵呵,5000多刀,钱再多也没这么花的吧。算了,等吧。

  14年7月3日,澳洲技术移民visa下签。至此,5年零7个月,第一份PR。

  前面提到,14年1月份递交的5.4申请没抢到配额,邮件咨询了CIC说是文件包裹会被退回收件地址,邮寄的方式不是快递,不是挂号信,普通包裹一份,无法追踪。加拿大邮局,中国邮政,跨越太平洋的传递,期间的曲折可象而至。错了,应该是“期间的曲折可象而未知”。因为,截止至本文发稿(15年7月),经作者本人多方追踪查询,尚未得知包裹下落。里面的文件包含了我和太太的全部个人信息不说,要命的是里面诸多仅此一份的原件文本丢失了,险些让我错过14年的5.1新政。

  幸好咱也是移民界的老鸟,所有移民所需的文件全部有多份备份。除了雅思成绩单原件。费劲周折联系了雅思考试中心,用不同的说辞拿到了我和太太两人的额外成绩单。14年5月12日,申请加联邦5.1政策的文件包裹寄出。再次证明,我的任何一次申请没有一帆风顺的时候。这次是在真分夺秒抢配额的节骨眼上,UPS居然把我的申请包裹寄丢了!计划5天到达加拿大悉尼申请中心的包裹,追踪系统显示包裹消失数日之后出现在了蒙特利尔。这是啥意思?嘲讽我那等待4年无进展的魁北克移民申请么?

  2015年3月26日,一个斜风细雨的傍晚,一份皱皱巴巴被雨淋的湿漉漉的UPS文件袋蜷缩着委身于澳洲大陆某城市某街道某一狭窄的信箱内,内含两本猪肝色护照及数十页辗转了三大洲的移民申请材料。此时,远处出现一黑影,伟岸挺拔,面容姣好(天黑,看不清,猜得),手撑一伞,向信箱走来。弯下身,躬下腰,取出文件袋。突然,他丢掉手中伞,举起文件袋,仰天长叹,任由雨滴放肆地拍打着他英俊的脸庞,内心呼喊道,苍天啊,大地啊,移民界打不死的小强就是这么练成的么?!

  后记,好多电影片尾放个彩蛋啥的,我这里放两个。一个是自己的两个PR visa的图片,自己移民过程中常常网搜别人的PR Visa图片静静欣赏。另一个呢是组建了一个QQ群1就叫“澳洲加拿大魁北克大杂烩”,欢迎各位与这仨地方有关的同学加入闲聊扯淡。

  当然了,谈正事也是欢迎了,期望遇到比我更较真对待移民这事儿的同学

  一路走来,自认为在朝一个方向奔跑,待回头望时,早已偏离最初的方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4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