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男女]娱评廿四章

整理了过去几年二十四个娱评。
  菊开那夜
  潘玉良的容貌
  艺术始终是虚构的,有时候为了追求效果,就背弃了事实本身。历史上的潘玉良非但不美丽,而且,有一些丑。扬州人,原名张玉良,十七岁时遇到今生的贵人潘赞化。
  无论张艺谋还是关锦鹏,都美化了潘玉良的容貌。如果外表没有说服力,不要说观众,就连导演都不能确信,就是这样一个长相平淡的潘玉良,留下了不朽传奇。
  她不是艳名远播的一代名妓,必须美丽才服众。她得以扬名的是绘画的天赋,不懈的努力。李嘉欣真的不适合演潘玉良,作为一个香港著名的花瓶,她除了能在漫长三十集电视剧中使观众养成了对惊艳的麻木,别无意义,也许,她更应该去演赛金花。
  我不看好关锦鹏这部正在倾心打造的电视剧,对主角定位的偏离,将使潘玉良变得俗不可耐。纵然关锦鹏所擅长的流光溢彩、细腻婉约一如既往,也不能表现出潘玉良的真实魅力。当然,也许关锦鹏所需的只是将某个美女的旅法生涯,冠上潘玉良的名字,如此而已。
  我常常想,是不是虚构就等同于捏造,捏造出一个与史实不符的潘玉良,让她变得好看,只有这样,收视率才会一路高攀。
  潘玉良的晚年几乎就是潦倒,那么,美丽如李嘉欣,关锦鹏舍不舍得让她领法国的救助金,凄惨度日呢。
  凄凄然的四月春光
  她年轻时半工半读,曾经在肯德基里打工,后来和夫君一起白手起家,创办了爱美高公司。夫君就像大部分飞黄腾达后显露花心肠子的男人一样,在一干女明星中迷恋忘返。
  对于这种夫妻共难却不同荣的宿命,基本没有什么可以驳倒。女人总是比男人易老,而男人的审美不会随着时光的老去偃旗息鼓。赚足了金银,生活除了安稳,就只剩乏味,所以,想用有限的钱,去换年轻时来不及追寻的快乐。
  她热爱夏奈儿珠宝,热恋年轻男子,她予取予求,只是,不再年轻。
  但生命始终是脆弱的,传奇,在2003年的春天戛然而止了。据说是肾衰竭,享年49岁。比她早二十天辞世的是另一个46岁的男子,他们都已走过不惑,对人生有极深的体悟。
  当物质的一切拥有在手,仍然舍下了3亿港币,从24层楼一跃而下,变成一只飞鸟。
  生活就是这样,有的人贪恋生,有的人却求死。生命就是这样,像一朵最终寂灭的烟花,只给无关痛痒的看客留一点喟叹。
  祸从口出
  很多誓言不过是他日掷地有声的罪证,就像郑伊健对着媒体挖心掏肺,本世纪内迎娶邵美琪,我会照顾她一生一世。
  如果他们最终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自然成就一段佳话。她冷艳低调,当时名头盖过他,为了他隐退,他演了古惑仔后,事业达到一个高峰,他实在应该在这个时候,牵着她的手,实现当日豪言,叫我们这帮看客在境遇惨淡时也好有个念想。谁说七年之痒,他们这一对就坚持了八年,相当于一个抗战。
  邵美琪比梁咏琪大十一岁,请相信,所有的新人都比旧人年轻,也更有心机。女人略有些年纪,说服力就弱了――当然,卡米拉是一个异数,她能历久弥新,长盛不衰,值得普天下的女人钻研学习。
  在男人越来越不牢靠的今天,梁朝伟已经成了一座丰碑,十几年风雨共渡,不离不弃。纵然他和张曼玉再惺惺相惜,只要还继续打着友谊的幌子,包括刘嘉玲在内的所有人都会老怀大慰。
  情人分手司空见惯,郑伊健错在誓言太锵铿,声音太激昂,把自己想像成一个我心永恒的好男人。
  像古天乐悄无声息甩掉同样牺牲多多的女友黄纪莹,就没有一石激起千层浪。像木村拓载离开伊藤香里,与工藤静香奉子成婚,非但没有人怪他薄幸,倒赞他有责任感。
  如若拿出来张扬,就是将自己钉在十字架上,对自己的感情太有信心,会成为讽刺,当众发誓,纯属扯淡。
  老默的喜宝
  有人因为邓文迪不是上海女人,而深觉失望。为什么此女生于徐州,长于广州呢?她实在应该是一个犀利而不失妩媚的上海女人,有智商,有能力,有卖相,八面玲珑,和默多克前妻斗智斗勇,最后棋高一着,一再地利用高科技手段,牢牢巩固了自己在老默家的地位。
  邓文迪的成功经历告诉我们,一个女人年过三十,绝对不是豆腐渣,只要有足够的个人魅力,还是能够麻雀变凤凰,一举踩过众人的肩,成为外国爷爷的掌上明珠。
  在那么多华裔女人闯天下中,何以邓文迪摘了一枚最大的果实呢,论相貌,肯定艳不过陈冲、刘玉玲一干女明星,如果说智力,我相信,在美国拿了学位,或者像邓文迪一样拿了MBA的才女绝非少数,甚至也打下了一片喜人的江山。可是,何以她凭着个人力量,脱颖而出,钓得金龟婿,将一出灰姑娘的传奇演绎得流光溢彩?
  他年近古稀,生命不可能推翻再来,王国已很完善,试想,一个富可敌国的老人还需要什么?想起亦舒的《喜宝》,贪一点她的活力,对着她光洁的脸庞,怀念自己曾经的青春。
  
  
  腹有诗书气自华,用这句古话去验证气质型美女,准确性相当高。一定的文化涵养能使人较为自信从容,言谈举止也会更有分寸感,所以,即使清华没有国色天香,也绝对不缺气质型美女,比如吴虹飞,这个毕业于清华的理科女生,只身跨越多个领域,出书,唱歌,做记者。
  我不清楚男人到底是害怕这样的女子,还是喜欢,或者应该这样说,欣赏,但止于欣赏,更愿意拿来做红颜知己,而不会欢天喜地娶回家。
  一个女人如果气质太好,那她的周身会散发出一种寒意,这对于女人本身来说,就欠缺了亲和力,而很多才女都有类似的通病,比如刘若英,徐静蕾,吴倩莲。
  徐静蕾长相清纯,是那种周正的小家碧玉,但她的确可以算是内地娱乐圈最有才华的女子,导演这么难扛的活做得有声有色,她擅长书法,也会写字――才女们的特征之一。
  我所举的三个例子现在都单身,也就是说,她们都没有将人生寄托在男人身上,不是不愿,而是寻寻觅觅,竟不能如愿。
  
  
  关键,恰恰是神似,即骨子里那种味道。刘若英身上有温暖的气息,任劳任怨,很能忍,就像张幼仪。
  刘若英没有那种看透人世冷暖的通透眼神。她虽然还没有嫁人,但她是天生的贤妻良母型,渴望一切俗世间应有的幸福。
  刘若英很努力,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辛苦地背台词,脑海里都是张爱玲的言谈举止,以致于一度神情恍惚,但她接近不了张爱玲。
  据说赵文喧接拍此片是为了纪念与他相恋过的戴文采,戴是张爱玲众多FANS中比较走火入魔的一个,也是钱钟书所说的那种吃了鸡蛋要问出处的人。后来张爱玲不搭理她了,她便像侦察员一样去翻张爱玲的垃圾,还举着所谓猎物,欢天喜地地给媒体拍照。
  他很好,但不像胡兰成。
  其结果,一定是走样,可以追想,但不要试图去再现,因为,张爱玲是绝版的风景。
  优伶
  子宫颈癌这几个字,与梅艳芳息息相关,而且,其姐梅爱芳三年前已因此病离世。
  优伶容易不得善终,所以,难免想起幽叹怜惜这种词,像周璇,筱丹桂,生得美,唱得好,可卸了妆,什么都不是了,反比平常女子更多了几分凄烈。
  四月,张国荣纵身一跃,告别了寄生四十载的人间,他什么都不要了,《异度空间》里没有跳下去,在文华酒店,把那场戏做完,收拾了自己的结局。隐约听见他忧忧郁郁却决绝地唱,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他怎么会自杀,她怎么会得癌。
  她说,我要积级平静地面对。那么瘦,那么瘦,笑得再勇敢,也掩不了一身憔悴,仿佛花之萎谢,细细落了满地,直叫人感怀似水流年的残冷。
  她云英未嫁,错失了一段又一段姻缘,身家二亿,无人分享,每夜仍孤单单睡,朋友,仅有朋友是远远不够的,拥抱再多,也会散场,所以,梅艳芳的人生仍然是缺失。
  优伶总是得不到温暖的爱,亦没有不离不弃携手到老这种神话。她站在舞台上光芒万丈,但这些虚名浮利,抵不过一个家的光亮。
  病了,这次病了,她曾笑着对张国荣说,如果我真的嫁不出去,你娶我吧。这句话,而今念来何等凄楚,何等的,惆怅难遣。
  
  
  《黑客帝国》使他盘满钵满,2003年,尽赚三亿美元,成为好莱坞收入最高的演员。可是,他一个人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深夜飚车,住平价旅馆,甚至裹张报纸,天当床地为被。
  三年前,基努与女友珍妮弗?赛姆的孩子胎死腹中,不久,再度怀孕的珍妮弗?赛姆车祸身亡,一尸两命,粉碎了基努对幸福生活的所有向往。这样的噩耗,无论搁谁身上,都缓不过劲来。
  当记者问及基诺的感情生活,他只说了一句,看着我,你不问自知。多么凄寒的一句话,让人百般不忍。
  平常人所追求的名誉,地位,金钱,基诺都有了。他长相俊美冷酷,正值年华,完全可以像汤姆?克鲁斯和布拉德?彼特那样,找一个美丽女子,快快乐乐地生活。
  还记得,曾有部很烂的港片《华英雄》,主人公是天煞孤星,无论谁接近他,都没有好下场,这样的人,注定孑然一身。
  如果我们的人生看上去金碧辉煌,但没有爱,还有什么指望,如果物质的种种都满足,而精神如一亩荒田,那么,谁还能撑着一身冷清,默然前行?
  
  
  另外,有一些才女是婉约派,比如周慧敏,刘若英,伊能静。周慧敏1997年淡出娱乐圈,移民加拿大,短短几年,在绘画上的造诣已经非同凡响,还获得了好几个奖项,可见并非只是闲来无事附庸风雅的玩票性质。而刘若英一向是公认的才女,出过诗文集《一个人的KTV》,在台湾三周卖两万。至于伊能静更不用了,在我还是小孩子时就看过她的散文,现在我长大了,她却还没有老,并且出的书比专业作家还多――至少比我多。
  虽然她在绘画方面有天份,但开画展时,记者们却只追问她几时结婚,没有人关心她的作品,也没有人在乎她因为日以继夜的绘画熬出的白发。从那天开始,她决定下辈子都以画画为生。
  在我们印象里,这些大美女每天研究的就是怎么保养,也确实是,美女知道美丽的益处,所以愈发的珍惜,整天就琢磨着怎样更美且更久。
  只有我们这些看客唏嘘不已,因为通常的版本是,老大嫁作商人妇,然后抽空出来摆摆姿势拍拍广告。
  
  
  但,为什么老外总指着一些款式另类的女人尖叫,然后,搞得我们也犹犹豫豫迷迷惑惑,有一点怀疑自己审美观了。
  在丹尼的书里,摘录了张咪对争歌事件始末的描述,似乎从始至终,张咪都是被动的,楚楚可怜的,而当时男友郭大炜的插手,让她陷入了更大的窘境里。
  OK,情人眼里出西施,而且事过境迁,当事人都不再介怀,我又何必喋喋不休。
  这样赤裸的赞美,就算把刀架在中国男人脖子上,也不好意思当众宣布,而且,中国男人根本不信自己遇上的会是最好的,比如西门庆就曾经说,文章是自己好,老婆是别人的好。
  中国有很多名女人都嫁老外,文人有龙应台,三毛,演艺圈有沈丹萍,宁静。
  听说张曼玉最近同法国人恋爱了,前任夫君是老法,这次也是,看来,兜兜转转,还是老外比较压得住光芒万丈的女人。其实更确切地说法是懂得平等地欣赏,甚至不介意仰望,而不是像有些中国男人那样,尚存“贱内”这种痴心妄想。
  
  
  每况确实是愈下了,她已四十岁,青春不再,身无长物。不曾婉转低承,与命运妥协,或者说,不曾有一颗坚韧的心,寻至自己最适宜的位置。
  她被香港媒体称为四大颠王之一,另外一位颠王陈宝莲于前年自杀身亡,看客总是这样的,唏嘘一时,转眼忘却――也仅能如此,并无力量将这些失神的生命一一唤醒,告诉她或他,仍有信望爱,真善美。
  如果嫁一个平常男人,生一些孩子,过着静好生活,那么看客也没有什么好感怀的了。世间女子无非是找一良善归宿,生得再美,也是要凋谢的,当不得真,不如在美丽的时候,收获一些真的心,握一双暖的手,好教生命不会过于漫长且凄凉。
  大年初二凌晨,她向警方表示要自杀,说屋内有鬼,而心里也一直有男人用英文对她说话,她那么害怕,不得不召警来。
  对于一个精神破碎的女子,除了叹惋,再不能说什么了,如果神能听到这些悲凉女子的心声,请多给一些平静,多给一些温暖,好撑过这一年年的冬。
  她的声音
  很久以前李宗盛说,听林忆莲的声音,就足以爱上她。
  录音室是一个容易产生爱情的地方。男制作人隔着玻璃看着他的女歌手,听他的明珠唱出了他想要的感觉,不由得击节三叹。彼时,他们对望一眼,那份灵犀互通的满足,真的会火花四溅,所谓天作之合,不过如此。
  曾看过陈佳明的照片,马桶盖的发型,抱着吉他,很普通的一个男人。如我是彭秀梅,也只能签字走人。许美静的每一张碟都是她的悲伤,上面反反复复都写满了陈佳明的名字,他的时间都交给了这片天,他的不归,他的忙碌,他的心力,是,这是工作。
  许美静大红大紫时,满城都飘荡着――是冰冻的时分,已过零时的夜晚。彭秀梅躲不开这些,在专卖店里,在出租车里,在邻人的窗里,也许会有那么一瞬,她惊觉自己亦会唱了这几句,但越唱越陌生,越唱越心寒,深知自己走不进他们的默契。
  女歌手中做第三者的还有叶倩文,她出道时由于语言不通,歌词都由林子祥注上了发音,手把手地教。
  他们当年在舞台上旁若无人地高歌《选择》时,林子祥的原配吴正元一定听得心如刀绞,悲从中来。但她没有那么宽广的音域,连哭声都哑然。
  
  
  我认为,伤害一个女人最残忍的手段是毁容,其次是毁其名誉。每每看到强奸,迷奸,轮奸这样的词汇都会触目惊心。这是男性特派给女性的,女性输给男性,归根到底是生理原因。
  事实上强奸带来的阴影是终生的,永难痊愈。我认为,在各类犯罪行为中,以强奸最为可耻,最够资格称之为兽行。所以日军暴行,印尼人暴行统统应上历史的绞刑架。
  我们热爱向往自由,热爱自由,为了获得自由,一直在努力。可是如果没有性的自由,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我个人觉得刘嘉玲裸照风波可以到此为止了,事关个人名誉还是从轻就议的好。毕竟全港市民的义愤填膺,并不能使受害人抹平所有痛楚。
  点到为止,胜过打破沙锅问到底。《东周刊》的倒掉,告诫了所有不良媒体,休再以公众知情权为幌子赚昧心钱。这就是收获。
  女人的名誉是不可再生的,一旦被毁,想要重新清白几乎不可能,即便此时纷赞她勇敢坚强,难保往后不用有色眼镜视她。
  我仍然相信刘嘉玲能做得很好,毕竟前面有一个璩美凤可作参考。这个社会到底还要女人多倒霉才罢休,这个由男人主宰的社会,女人到底会被伤害到什么程度?
  交友不慎
  饰演小燕子而走红的赵薇近日遇上了麻烦,可以说,这是军旗装事件的续集。不同的是,军旗装的配角邹雪摇身变成女主角,而且,就目前来看,她的戏份远远大于赵薇,甚至起到了导演的作用。
  事件很快被掀出了若干疑点,比如邹雪叙述过程时的反复,一记耳光演变至三个,三个演变至又打又骂五分钟,而赵薇司机出场时的装备也升级到了黑社会,赵薇发给邹雪的短信时间被邹女士改来改去,更重量级的是,306医院的病历出现了不同寻常的纰漏,病历连号且大多没有盖章,也就是说,病情被故意夸张。赵薇司机难道身怀武艺,一掌之下,就能将对方打得眼鼻俱伤,甚至还有脑震荡?
  孕妇,本来是一个很弱势的称号,走路都得避着点,可是,这个孕妇以一种强悍的面目出现,在她使出各方面关系左右闹腾的时候,有没有为腹中孩子的安全想过?另外,这个孕妇到底做了些什么,所说的话可信度高吗?
  将军旗装的责任全部推给赵薇,并把自己粉饰成仗义之人,其行为正如某明星所言,赵薇误交了损友,在军旗装上被人摆了一道,危害延续至今。
  赵薇的江湖经验显然不够老辣,但,是非曲直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那些不肯老去的花朵
  总有那么一些女人不肯老去,就像古时皇帝想延年益寿长命百岁一样。女人不肯红颜落尽,企图抓住最后一缕春光,于是她们开始和自然规律作着辛苦的搏斗,掩耳盗铃地不承认自己人老珠黄的事实。
  这样的强逞,基本上是自欺欺人,化妆出来的徐娘终究敌不过真正的年轻,特别是眼神,女人的眼神是不会矫饰的。当有了相当的人生阅历后,眼神会渐渐老去,混沌,与黯然,再高明的化妆术,也挽不回眼神的清澈。
  非要强作妙龄,那绝对不是天生丽质或演技一流,而是低估观者的审美。
  当然,能在岁月辗转中轻轻掠过的美女还是有的,比如被吴宗宪戏称为老妖精的潘迎紫,潘迎紫据说1947年生,其面容之年轻,估计华人明星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她出演武则天时已经年过四十,仍天真烂漫如少女,简直是奇迹。
  这两个只是特例,大部分女人都会随着岁月成了老妪,而那些真正实现了不老奇迹的,是红颜早凋者,比如阮玲玉、翁美玲,她们留给人们的永远是一张青春姣好的容颜。
  五虎将
  1983年,无线举办大型晚会,其中一个节目是由五位艺人表演杂技,分别为黄日华、苗侨伟、刘德华、梁朝伟、汤镇业,打出“五虎将”旗帜,结果,这个名称一炮而红。此组合由于与无线五年长约引发的纠纷而告终。
  苗侨伟是无虎将第一个隐退的,他与戚美珍结婚后,便去做眼镜生意,现在已是艺视眼镜集团 。他早早抽身娱乐圈,转型为商人,打出了自己的天地,坐享天伦,有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儿,人生的幸福,也许就是如此。他不用辛苦地赶场子,在别人的戏里流自己的泪,亦不留恋娱乐圈那些喧嚣的浮名与掌声。
  梁朝伟是最奇怪的一个,初初出道,他演的全是韦小宝、江小鱼这样精灵古怪的喜剧人物,又加上与曾华倩、黎美娴、刘嘉玲等众多女明星的感情纠纷,自然让人将他定为花心大少这类型,可他偏偏不是,不知从何年何月起,他默默地显露了忧郁本色,且与刘嘉玲数十年如一日,就算是张曼玉,依然没能踢散这一对老夫老妻。
  
  
  不抽烟,不酗酒,不为了当主角和导演发生桃色交易,也不会在剧组迟到早退,引起公愤。玉女很乖,男女老少都喜欢,玉女不拍火辣辣的写真集,不和男主角眉来眼去,一个个都像神仙姐姐再生版。
  娱乐圈逼疯过很多玉女,比如日本的广末凉子、深田恭子,她们在豆蔻华年之时,眼神何其清澈,后来,一件件一桩桩,终于在巨大压力下失控了。广末凉子当街解裙,逃课,向路人借钱,而深田恭子说自己前世是后妃,来世会做一只黑猫。
  香港也有一个真性情的玉女,她叫张柏芝,初初现身,惊为天人,不过短短几年时间,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爱,狠狠暴瘦下去。张柏芝对待爱情的态度,把一干装腔作势的女明星都比了下去。与陈晓东的亲密照被曝光后,她说,做得出就不怕别人认。与谢霆锋分手后,她在电视上说,我心里爱着一个人,默默地爱着就够了。
  
  
  赵老师德高望重,这是众所周知的,他所主持的《动物世界》、《人与自然》一直为人称道,我们这些七十年代的,几乎是听着赵老师声音长大的,比如赵老师在前些年都会放弃与亲人欢聚的天伦,和全国人民一起过除夕。
  赵老师说他不认识饶颖,饶颖只是一个长期打骚扰电话给他的人,并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堂堂的央视名嘴,会拿一个普通女人没有办法吗,会长期饱受骚扰,受到伤害,而听之任之,不采取任何手段吗?就算是普通百姓,受到骚扰也会有所行动啊。
  在感情上,我更倾向于饶颖,因为,一个女人如果不是神经分裂,是不会采取这种两败俱伤的惨烈方式,去陷害一位社会名人,她图什么呢,真的只是为了那三千块欠款吗?我想,更深的理由是,七年过去了,那个男人厌倦了她,她却为了他一无所有,由爱生恨,产生了报复之念。
  米兰昆德拉说,追求女人不难,难的是甩脱。甩脱时,做得不恰当,就会引发女人的恶念,不要低估女人的毁灭欲,尤其是已经一无所有的女人。
  类似的官司向来打得不彻底,通常以不了了之为结局,起先轰轰烈烈,大有玉石俱焚之势,后来,受到了某一压力或某种诱惑,事件便渐渐地按熄了。
  
  
  1998年,李宗盛、林忆莲笑着走到了一起,据说是奉女成婚,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六岁,她叫李喜儿――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改成林喜儿。
  现在,声音依然迷离,身材也未曾走形,但感情不在了,不在了。前后亦有九年,什么都已厌倦。在结婚的这几年,关于离婚的传闻从未停止过,一次次,愈演愈烈,而他们搬家的次数也在七次以上。谁经得起这样的流离呢,温哥华,新加城,北京,上海,辗辗转转,期望能够重新开始,但双方的事业并无起色。
  有一个禅宗故事,说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是现如今的拥有,而不是得不到,已失去,言词凿凿。但我思来想去,仍觉对于真实生活中的平凡人们来说,最珍贵的东西还是得不到,已失去。如果从始至终都只能苦恋一场,不能玉成了彼此,那么,便成为张爱玲笔下的朱砂痣。而已失去,失去意味着距离,距离意味着美,她便重新成为那窗前的明月。
  离婚早已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了,又有几对夫妻是由衷地捆绑一辈子呢。华语歌坛那些有着天籁般声音的女款姐其实都不够幸福,一边唱着动人的爱情,一边怀抱着自己的冷清,如王菲,郑秀文,还有已经辞世的邓丽君,梅艳芳。
  因各自的才华而结合的婚姻,确实可能因为才华枯竭而面临分崩离析,有才者通常个性强烈,在相爱的时候尚能妥协宽容,而身处逆境,彼此性格上的锋芒就会渐渐显露。
  
  
  从令狐冲开始,李亚鹏迅速上升为国内一线明星,虽饱受批评,但他还是红了,这种红,是在血雨腥风里的顽强生长,这种红,伴随着很多很多的斥责声,这种红,带着些灰头土脸。
  1998年,李亚鹏和徐静蕾演了著名的《将爱情进行到底》,这两个都是牛人,虽说各自都有点年纪了,但混在大学校园里,还真像风华正茂的校花校草。
  一个角色,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现在,2004年,改变蔓延到了王菲身上。
  很多时候男人追求女人,并不全为了感情,也有利益所需,这是旁话。我宁愿相信也表示相信李亚鹏对于王菲现如今的感情,就像孟庭苇曾经唱过的那句――开始总是真的,后来慢慢变成假的。
  李亚鹏先生的爱情是与时俱进的,在这个短信时代,他通过拇指,传递了自己的感情,占据了王菲小姐的时间,肯定是占据的,一条条看,一条条删,一条条回,需要付出同等的时间精力,倘若不是互动,那厢也没有激情继续一指禅。
  仍然为王菲高兴,对于爱情不能太强求了,不能以为自己的真命天子要怎样的完美,所以,如有顺眼便可纳入帐下,贵为天后尤其如此,挑挑剔剔,徒然耽误自己为数不多的青春,亦辜负尚且如玉的容颜。
  但,我最想表达的一个观点是,王菲是自由的,因为有经济上的无限自由,所以可以随手捐给尼泊尔某座庙宇八百万,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这个男人那个男人,可以只为了她的心,而不是为了任何物质的因素,也不用听从别人的苦口婆心。
  
  
  这一回合被认定为炒作,因为阿姨的全集又要推出了。
  不管阿姨曾经捧红了多少帅男美女,阿姨的小说,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OUT,比如我。
  阿姨的小说,其实是柔美化的励志书,童话有什么不好,成人就只能读财经?又有哪个天真的成人,会愚蠢到尽信书?
  说完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请容许我再说些别的,阿姨有一个很明显的毛病――有事没事就要引用唐宋诗词,还不标明出处,古人如果会说话,就要告阿姨侵权了。
  其实,阿姨的成功之处不是写小说,而是与平鑫涛一起打造了影视帝国,我不晓得阿姨赚了多少钱,但我相信,在她有生之年,绝对花不完,不会像张爱玲那样,被人怀疑手头拮据。
  
  
  没有看过陈宝莲的戏,但不影响我知道她的美艳,因为她曾经被称为亚洲第一美胸,得此殊荣的女人,不留意也是不能的。
  单亲家庭,缺乏父爱,未满十八便签约拍三级片,出车祸,与男歌星打架,当众自杀,在伦敦与人打架,判监十日,最后自杀成真,留一男婴,生父有待证实。
  一个美丽的女子落到如此下场,很难再洗心革面重新来过了,所有的力气都在多年挣扎里耗尽。她就在人们面前出了轨,一步步往绝路上走,任是谁劝,也是不听了,迷了心窍。
  人生在世,真正珍贵的只有感情。亲情爱情友情一一算来,陈宝莲竟然没有一样是圆满的。在她香消玉殒后,虽然看到有人叹惋有人怜惜,但似乎都是局外人,而她最爱的黄任中,早在1998年便分道扬镳。
  这些也许永远不会有答案。关于她的死,不消多日便被别的新闻取代,撤下头条,世界照样生旦净末丑。但现在,想想那样美丽的女人在上海用惨烈的方式终结了生命,到底有些恻然。
  美貌,只使她自暴自弃时加重了悲情成份。这样的人生太过喧嚣,而女人是经不起折腾的。陈宝莲的生与死,就像旧上海那些穿旗袍的女子,失爱,失神,决绝而去。就像打入冷宫的妃子,离开了万千宠爱,从此萎谢。
  那么,别哭
  从4岁登台开始唱,一直唱到四十岁,在歌声婉转里唱自己的逝水流年,还没有唱老红颜,已成一抹凄艳。
  在她坚强外表下,有一颗灰掉的心,七场情缘无一善终,而她终于像自己所说的,这一生,嫁给了舞台。一颗恨嫁的心,在2003年岁末,合上了心跳。她轻轻哼唱那一首《亲密爱人》,辗转一生,凄凉收场。
  她是天生的伶人,能歌善舞,戏梦人生,似乎从来没有年轻过,即使笑,也透着无限暮气。她既没有天真童年,也没有烂漫青春,年轻轻就担起了家业。
  从某种程度上说,她死于梦想,为了保存这个美好愿望,有为人妻母的可能,她搭上了自己的余生。
  其实她可以什么都不再做,休身养性,甚至隐退江湖,这是爱惜自己的唯一方法,但她连开八场演唱会,又远赴日本拍瘦身广告,直至体力透支,病情恶化,再也,再也撑不住。
  四十是不惑的年纪,倘若能看透这聚散,倘若能,视死如大归,那么,亲爱的朋友,别哭。
  伯爵依旧
  1986年,22岁的许亚军凭借《寻找回来的世界》,获得了金鹰奖最佳男配角的殊荣,而他扮演的伯爵一角,也风靡了大江南北,连当时仅为七岁的我,都有一个鲜明的印象――许亚军很帅。
  1995年,许亚军接拍《风荷怨》,演对手戏的是著名美女何晴。当时双方都有另一半,但恋爱的火花一旦燃起,是怎么也熄不灭的,他们最终双双走出了原先的生活轨道,踩过旧人的悲伤与痛楚,走到了一起。
  很多美女为了金钱,典当自己,而更多的帅哥容易碌碌无为。美女把天生丽质当成资本,去搏更好的物质生活。帅哥呢,却受多了女人的宠爱,缺乏上进心,当一个男人生得好,却没有好的事业支撑,这种帅就显得潦倒。
  这爱,曾经伤害了许亚军的前妻,何晴的男友,它尽管在两人生活都已尘埃落定的1995年才姗姗来迟,却那么真,如此热,使人无力相拒。
  对于这样的版本,经常会碰到两难题,到底是应该为了道德,固守婚姻,还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始终不会有正确答案。
  有情人终成眷属。
  
  2写张国荣,天生抑郁,被很多人骂过了。天生一词武断,我知道了,但有时候行文需要,总不能写成后天抑郁吧。
  4写刘嘉玲的也有人骂过了,但当时炒得太热,要联系环境,而且这一篇是网上的码贴,不是卖给媒体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