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是司马懿,国安如男篮!

  鲁能是司马懿,国安如男篮!
  
  带着三种心情欣赏京鲁大战。第一,国安能赢几个球;第二,李章洙会不会下课;第三,苑维玮把守的左路会不会成为通道。结果,除了后者如愿,1:1的比分让赛事显得索然寡味。
  作为中超领头领二羊,此前两队战绩均不佳。国安除了赢长沙,5战先后负杭州、重庆、江苏、平成都,在弱者身上给足了面子。鲁能则是5战不胜、8战6平,近两战也只是1平一负,可谓“领先的”难兄难弟。
  俗话说,苦难的孩子早当家,中超竟全应了此言。上一轮是王永珀,本轮是韩鹏,善于制造世界波的鲁能,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人一个惊喜。而危机四伏的国安,竟然也能继续保持遇弱不强,遇强不弱的本色。尽管李章洙大言不惭的高喊“不相信会下课”,尽管罗宁信誓旦旦发誓“(国安)输球(老李)也不下课”。但惊心动魄一战,如果李雷雷的手指再长1厘米,周挺那粒点球绝然进不了,命运将就此改写。
  无聊的媒体继续炮轰苑维玮,那是无聊中的无聊。作为中国足球著名足球评论家,俺不能陷入一种无休无止的纷争之中不能自拔。科学的分析,俺觉得鲁能更像司马懿,而国安,便是斯坦科维奇杯之三战两败之中国男篮。
  话说诸葛亮得知街亭失守,刚作好撤退准备,快马飞报司马懿亲率15万大军杀奔西城而来。此时诸葛亮手下只有一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残兵5千的一半。亮于是命偃旗息鼓,城门大开,20军童扫地。自己则披鹤皮、戴纶巾,城上凭栏远眺,焚香操琴。司马懿疑其在伏,随令退军。是为史上最为著名之“空城计”。事实上,司马懿最为精明,计谋不在诸葛亮之下,却一生之中被后者两戏之,可谓命中注定。
  昨晚京鲁一战,特别是下半场前半段,鲁能攻击火力十分强悍,多次从左右两翼突至国安大禁区附近,辅以中路前插远射,国安门前可谓风声鹤唳,小命危在旦夕。北京台的解说员当然不停的告诉电视观众,鲁能体力不行啦,已是强驽之末不穿鲁缟啦,鲁能左路是大漏勺啦之类。事实上,如果图八不是中国通、熟读三国演义,深知诸葛亮的厉害,再加一把干柴,国安这锅老汤必翻江倒海无疑。可怜的历史总是惊人的重演,狐假虎威、虚张声势的国安竟然空城吓退司马懿15万精兵,也算不枉中超一场了。
  没有了易建联、朱芳雨,郭士强竟然玩起了全面孔,一大群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兵蛋子悉数登场,仿佛土耳其便当真是来旅游的街坊村民。亚锦赛一败,本以为斯杯大胜以雪耻,为自己正名。结果却是四支烂队中,努力“争”第三!中国男篮可谓威风扫地,士气探底。
  相比于鲁能在空城计面前的不作为,国安打的确实不够精明。特别是陶伟下场之后,虽然旋即让马丁捡了个点球,却实在让人看不明白韩国人玩的到底什么战术。与客队两个边路特点突出不同,国安没了特点。不知道进攻从哪里发起,也不知道谁来中场调度,进攻交给谁来终结。两名替补队员表现让人失望,最后一个换人,甚至让人觉得李章洙是在“为下赛季作准备”。
  有人说,国安打的没精神,鲁能缺士气,俺不尽认同。又是必胜之战,又是主场,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夜战,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备,何以“无精神”?与其怪罪无精神,不如说是战术安排失当。你应该死打鲁能左路,或者声东击西,先打右路,突然转向苑维玮,那效果更佳。可杨昊、闫相闯等边路好手竟然无一凑效,可见主帅的战术安排束缚了球员的手脚,不败岂是万幸。国安确实只是老二的命。
  鲁能缺的不是士气,而更多的是运气。多次反击无功而返之后,图八先自怯阵,如果那两次门前混战得手,想必大胜也是没有可能。尽管如此,鲁能攻击群或多或少还是重现中超赛场,也算给本轮平淡无味的中超增添一点亮色。相比于李章洙的见子打子、盲拳打死老师傅式的赌博,图八的战术体系更见功力。鲁能不夺冠,实在是中超的悲哀。
  总盯着鲁能的左路,是短视的表现。俺倒认为,图八不妨试着让小苑打打后腰,让乔哲打一回左路,崔鹏玩一玩右后卫,到那时,天下球评家看来全得回家抱小孩去了。不知图八开窍否?以为然否?(中国久古/09/8/3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20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