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退役军人与山东省巨野县人民法院的恩怨情仇

  一名退役军人与山东省巨野县人民法院的恩怨情仇
  我是菏泽市牡丹区一名在京服役六年的退伍军人,本来与巨野县人民法院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因为一起车辆买卖纠纷案件与其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事情还要从一辆旧机动车车买卖交易纠纷说起。2018年2月 日,经与人介绍我认识了巨野县一名出售私家车的车主,该车主姓名为张福占(1973年出生),2018年2月达成了车辆买卖协议,当日车主张福占说目前不能过户,我可以签订车辆买卖协议,协议约定3个月内过户,若是因甲方原因不能过户,乙方有权退回车辆;若是乙方原因不能过户,甲方有权销毁车辆。签订协议的当天我通过银行转账的形式向其支付了5万元的全部车款,取得了车辆,
  在签订协议后的1个月后某天,我在车管所处理车辆违章的时候,车管所工作人员告诉我该车处于查封状态(查封单位是巨野县人民法院,查封日期是2017年9月日,目前不能过户),我猛然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难道不是在欺骗我吗?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并未告知张福占查封的情况)。我就多次给张福占打电话催促要求过户(每次打电话都进行了录音录像并进行了保存),但是每次张福占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辞。
  车辆过户的最后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我仍然催促其配合过户,但是张福占仍然声称没有时间,拒绝配合过户。过户日期期满后,我要求根据协议约定退回车辆,退回全部车款,但是遭到张福占的拒绝。后来我打听到张福占是巨野县安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单位不上班长期吃空饷。于是我一纸诉状将张福占告上了法庭。根据案件管辖规定,我只能向张福占的常住地法院也就是巨野县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于是我和巨野县人民法院开始了漫长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该起诉讼,我提前将拥有的证据和车辆交易的情况与多名律师进行了沟通,询问胜诉的可能性有多大,都说胜诉基本没问题。我就更加坚定了将官司打下去的决心。于是重金(18000元)聘请了两位律师当我的辩护人。
  当时提交法院的证据如下:
  1、《车辆买卖协议》。
  2、催促过户的电话录音录像。
  3、法院查封车辆的文书和车管所记录的证明。
  该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主办官方网站《中国庭审公开网》进行现场直播和视频的长期点播,时至今日可以进行播放(点击已达4万多人次,据统计已在全国前列),点击如下网址:。可以点击观看庭审的全过程,了解法庭庭审情况,知晓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和辩护情况。
  我提交的证据全部得到了法庭的质证,被告张福占在法庭上没有提交任何书面证据,都是口头辩论。
  如此充足的证据,审判法官却未支持我的诉讼请求,判我败诉,但是我心里不服啊,法院怎么这样判案哪!
  后来我就再次去咨询律师,律师说即使你把法官在法庭上辩的哑口无言,也改变不了法官判决的结果。以前打死我也不信这样的话,经过了这次诉讼我是彻底相信了。这不就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哪位腐败的光着屁股学外语的法院副院长陈清泉说“你说怎么审,我就怎么审,法律条文的解释权在我这”的真实上演吗?
  在部队要求做人要诚实守信,可我走上了社会我的诚实守信未得到法院的认可。我感到受到了奇耻大辱,我向我的部队领导打电话向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他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做出过激行为,法院也许存在不负责任的法官。但是一定要相信党、相信法院、相信法律,最后会给你一个公正合理的结果。我支持你拿出军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毅力,完不成任务不言败的决心继续下去,我在北京永远是你的后盾和支持者,有需要帮助的尽管给我电话。
  律师也认为山东省巨野县人民法院下达的(2019)鲁1724民初1502号民事判决是不公正的,理由如下:
  一、 被告的违法行为未作为判决的依据
  被告张福占在明知车辆被查封期间,仍隐瞒车辆查封的事实,欺骗原告。查封车辆的法院也是巨野县人民法院,审判法官邹祥波作为巨野县一名法官,对车辆的查封是心知肚明的,对被告这种私自出售被法院查封期间的车辆行为应该如何处理,想必作为一名老审判员,您应该是很清楚的。
  被告私自出售被法院查封期间的车辆证据如下:
  1、巨野县人民法院(2017)鲁1724民初2305号民事判决书和(2019)鲁1724民初1502号民事判决书均记载,该车在2017年9月21日被法院查封。(判决书请点击:)
  2、巨野县人民法院(2019)鲁1724民初1502号民事判决书记载,2018年6月4日被法院解除查封。(解封证据请点击:)
  2017年9月21至2018年6月4日期间该车处于查封,被告2018年2月6日将车出售给原告,并同日签订《车辆买卖协议》。
  以上证据充分证明,被告张福占出售车辆是违法行为。在这里我请问审判法官邹祥波,您是怎样对待这种违法行为的?您应该怎样对待这种违法行为?您下这样的审判书考虑这种违法行为了吗?应不应该参考哪?您下达这样的判决书难道不是在公然支持违法行为吗?
  二、审判法官支持违约欺骗失信行为,否定诚实守信行为
  《车辆买卖协议》既然是一份有效协议,协议明确了双方的义务和权利。被告张福占未履行义务,请问邹祥波法官这应该是一种违约失信行为吧?请问邹法官隐瞒车辆查封事实而出售是不是一种欺骗行为?违约是不是应该承担违约的后果和责任?协议白纸黑字记载:因甲方原因导致不能过户,乙方有权退回车辆,甲方退回五万元人民币车款。
  被告作为甲方,邹祥波法官您明知被告违约了还支持这种违约行为。而对原告的如期履行义务的诚实守信行为,却丝毫未得到您的支持!工作中您难道就是这样审判案件的吗?真有点怀疑您是怎么当上审判员的!朋友们如果仔细看看该案审判现场的视频,也会对您的审判水平有个评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 − 2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