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之现状

  说是现状,其实更多的是个人看法心得罢了。此时此刻我想到了一个词“商业化”,没错,就是商业化。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名副其实的商品社会,而商品社会、商业社会一个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货币化,换句话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交易。 这里的交易产品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产品、手工业品、工业品,甚至还包括了“人”,这个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的话),当然也包括了人的所有的情感、意志、情绪、等等不能量化的东西。在奴隶社会,一个奴隶的价值可能只有一束丝或一匹马。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步入了封建社会。在封建社会,人是不可以随意买卖的,但商业交易的本质却并没有改变,事实上,人口贩卖仍以一种公开、半公开的形态存在。当然没有社会化意义的商品则不存在这种顾虑,它们可以堂而皇之、公开交易,中国古代因为这些活动甚至开启了著名的“海陆丝绸之路”。也正是因为中国自古的重农抑商政策,导致现在许多人痛心疾首的批判中国仍是小农社会,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在步入近代后迅速落后于各主要资本主义列国,直到鸦片战争后被迫打开国门,开始走上所谓的近代化/现代化之路,其实也是资本主义之路。这里的是非曲直在此先不做评判,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中国的现代化之路是被迫的,或者说被动的。
  发端于西方的资本主义在技术变革和制度创新的进程中,裹狭着欲望、财富、和对未来的神秘期盼,将人类带入了资本主义社会。如果说封建制的诞生扫荡了奴隶社会的野蛮痕迹的话,那么,资本主义更多的是通过一种跳跃的、激烈的、迅速的方式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新的时代。是的,这是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它带来了声光电、带来了计算机、互联网、手机、汽车、火轮车、铁路等等,带来了他们宣称的“自由、民主、平等和博爱”,当然也带来了枪炮和战争。是的,这是一场新与旧的战争,是一场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战争,是一场对世界控制权的争夺的战争,更是对人类未来何去何从的战争。结果当然显而易见,儿子打倒了父亲,枪炮战胜了大刀长矛,坦克战胜了步兵,计算机战胜了人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是一个后进生,尽管之前曾经领先于世界很长时间。
  从小到大,关于中国的近代化,教科书上面明确写着:中国的道路是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实践证明资本主义救不了中国,资产阶级的理论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近代社会行不通。 真相是不是这样呢,让我们翻一翻过去。1840-1949,这109年的时间,先后有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变革、改革,无数人为之流血流汗,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国开始翻开新的一页,暂时结束了这种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但是,社会的发展却并不是这样,朝代更替带来了和平与发展,但生产力的鸿沟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跟之前所有的更替一样,新政权面临发展生产的重大课题。老百姓是最实际的,也是最现实的,他不管你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吃饱穿暖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1956年的三大改造,还是1978年的改革开放,归根到底,目的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应该说,在改革开放之前,城市和农村的发展差距并不大,甚至很小,有人可能会说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原因。这里我们先搁置问题,暂不讨论。在1978年之后,农村和城市的差距迅速拉大,在80年代到90年代初,这一差距曾短时期被缩小,其原因有可能是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但进入新世纪后,曾经肩并肩的两兄弟开始分道扬镳、南辕北辙了。在04.05年左右,曾经有国际组织公布了中国的基尼系数,数据明显已经越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时至今日,农村与城市的差距更多时候像富人与穷人的差距,城市像一个巨大的水泵,吸引着无数来自农村、追求更高收入的人们,当然,从来都不仅仅是人的聚集,它带来了资金、资源、智力、政策的洼地,可想而知,两者的发展速度、发展质量、发展程度、和发展结果都是截然不同的,套用一个并不恰当的比喻:如今的中国,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如果仅仅这样,人们还能生存,但这面临巨大隐患,而很少有人能意识到这一问题。这有点像南北战争前的美国,记得当时的林肯总统曾经忧心忡忡的说过:现在的美国,像一个房子,而南方和北方正准备把这个房子撕成两半。如今的中国,环境恶化、贫富差距、行业差距、地区差距,各种压力接踵而至,再加上国际上技术变革的日新月异,中国面临产业链的转型升级,内外压力扑面而来,准确来说,留给中国应对和拆招的机会、时间并不多,但令人不无遗憾和愤怒的是,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阶层,仍然每天醉生梦死,“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17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