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灵雕积分落户——在自己国家落户比移民还难(转载)

  8月11日,北京市政府正式发布了《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试行)》,计划从2017年1月1日开始试行三年。这项新政给符合条件的劳动者打开了一条公平公正的落户渠道,增强了“北漂”一族的城市融合感和归属信心。
  不仅是北京,北上广深各大一线城市及其一些中大型城市也出台过相应的落户政策。户籍问题、落户难是困扰了中国内地居民多年,有网友曾经罗列出一组落户困难城市排名,落户难度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是:北京市、上海市、三亚市、广州市、深圳市、海口市、天津市、苏州市、青岛市、西安市。而在上榜的这些城市当中,无法想象一些城市想要成功落户居然比移民海外还要困难。那么一些地方积分落户政策到底有多难,大城市户籍为何如此吸引人,当今社会这种落户难过移民的现象是属于正常还是畸形,衍生出积分落户的根本矛盾到底是什么?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哪些人能落户一线?到底有多难?
  积分落户政策似乎寄予了大批“一漂族”(一线城市漂泊)一线信心。拿北京为例,早在积分落户出台之前,想要在北京落户的无京籍亲属又非“体制内”工作者几乎难以实现。而现在积分落户似乎是给更多普通劳动者打开了大门,让在外漂泊的工作者感受到了公平和公正。
  但新出台的积分落户制度也许只是看起来美好,经不起任何雕琢。从北京目前积分制度的加分规则来看,学历越高者初始分越高,在北京有房者加分、住在郊外加分、获得市级以上奖项加分、收入越高缴税越多加分、工作好的加分。网络上有网友统计,如果以上所有都达标,30岁想要突破100分仍然非常难,此外北京积分落户还有两个硬性指标,分别是年龄不超过45岁和缴纳7年社保,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想留下来非常渺茫。并且,到底一年北京落户名额有多少至今未知?在这些指标中,积分达标者未必能成功落户,政府还将根据一套没公开的标准“择优录取”,这个择优又有极大的水分;还令人担忧的是,积分落户制度会不会频繁更改,从中国频频修改税收来看,积分落户制度也存在稳定性隐患。北京的落户制度看似近在咫尺,可前面挡了一面面玻璃墙,实在不宜乐观。
  而上海对于积分表现出更贪婪,一切能创造经济增长点的人才都可以加分,相比北京无非是少了年龄限制。可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难上加难。深圳作为一线城市中最好落户的超级都市,但面临着更加尴尬的难题,即使一般人有了深圳户口,面对那均价6万一平的房价也只能望洋兴叹。
  从本次落户改革来看,不过是一些地方政府从“体制内”优先转为了“富人”优先,也反映出经济下行的趋势。积分落户不应该值得表扬,因为这次积分落户改革本质并不是合格分类而是竞争分类,这无疑是一场资本家的胜利,和普通人并没有多大关系。
  一线城市户口有哪些优势
  为何中国人对大城市户口如此痴迷,无论是在北上深广,每年都有无数人为了一个“身份”而挤破了脑袋。诚然中国一线城市有许多福利,比如护照签证和保障住房都非常吸引人,可事实上大部分正在申请一线城市户口的大部分人并不需要对于他们来说微乎其微的“优待”,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其看中的是后代发展和大城市的特殊本质。
  为了后代发展特别容易理解,一线城市聚集了中国最优秀的教育资源,甚至连考大学也有巨大优势,从小能给后代提供足够开阔的视野,对于为人父母来讲,谁都希望落户在大城市给后代一个更好的开始和保障。
  另外,什么是大城市的本质?大城市的本质是权利或者经济中心,是握有权钱的社会上层为了给自己提供更优质、舒适的居住地而创造出来的一个社交群络。从古至今,人类的政治中心和金融中心没有一处破烂不堪,没有一处是中小城市。上层阶级为了自身利益会将自己所在的城市建设的更好,创造更好的环境方便自己出行、生活、娱乐。很多人可能连自己也意识不到,落户钱权中心其实只是一个站队的过程。因为公民都非常清楚权贵很少做出伤及自己利益的事情,所以选择跟着权贵走总是不会错的,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集权国家。
  大城市最大的优势来自于权贵,最吸引落户人的地方是有可能更接近这些权贵。也许有人会质疑,他们在申请落户一线城市时并没有为了更接近领导人、商业大亨的想法。但不能否认无数人选择漂泊一线城市是为了“机遇”,为了有更好的发展,而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是权贵提供的。所谓机遇和更好发展实际上不就是从普通人到接近权贵,到成为权贵这样一个进程?可这样的几率是随着居住时长增加而上涨的,许多人为了自己或者后代能更有机会光宗耀祖,在潜意识里就选择了拼尽努力去扎根权贵的土地。
  是畸形也是无奈
  人为了接近权贵而奔赴大城市,是人类文明很正常的现象。可是当前中国落户政策的难度已经超过了国外移民,已经呈现出畸形的结构。
  纽约作为当前地球上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几乎各项标准都超出了中国的一线城市,而想成为一名纽约人远比成为一名北京人容易得多。比如众所周知的赴美生育,美国承诺只要在美国土地上出生的孩子就自动承认美国国籍,而美国没有所谓的户籍制度,孩子长大后可以自行迁入纽约成为纽约人,简单程度令人哑口。此外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希腊等多个支持投资移民的国家几乎只要有足够的钱再找好中介和银行就可以轻松落户,远没有社保限制、年龄限制等繁琐的内容。
  积分落户制度的出台是户籍制度的强化和嘲笑,以前有人抱怨落户难、落户不透明,现如今地方政府将这种困难公开化透明化,难度丝毫没有降低,落户指标也并不会增加,这是一种变相地嘲笑。
  积分落户制度并没有增加落户指标,至少从目前来看是如此。在这样的设定下,积分落户抬高了准入门槛,这意味着实际上积分落户是在控制人进来,而绝对不是放宽大家进去,至少那些普通的专本科生从此打消了入驻北京的念头。
  但积分落户制度不管再如何讽刺,它也是一种无奈的存在。地方政府始终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落户制度出台,没有这项规矩,控制人口将“师出无名”,没有这个规则落户,户籍管理也将乱象丛生,靠关系加上投机取巧导致实际进来的人会更多。
  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国情下,随着经济的发展,无数人想在大城市落户。假定落户规则薄弱,大部分人只要买房就都能够轻松在大城市扎根,这意味着大城市可能会失去现有脆弱的平衡,彻底沦为资本逐鹿的场所,大城市的房价物价会飙升,并不富裕的原居民一步步被赶出来,被边缘化,破坏一个正常的生态。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处理的好一点,也是沦为印度贫民窟的现状。
  截止2015年,北京有人口2000多万,上海有近2500万,广州1500万,深圳也在2000多万徘徊。中国仅四座城市的人口就超越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人口总和,如果不进行人口限制那么这个数字将会更夸张。
  贪婪是根源
  从以上来看,那么积分落户制度又似乎是一种利好的保护政策?但其实,这种“利好”本可以是多余的。一个国家初期发展的确需要权利集中,这样会形成多种便利,可当前中国已经跳过了原始累积的这个初级阶段逐渐在通往转型的道路。
  当前中国完全可以避免大量人口密集在一个城市,比如北京它既是经济中心、文化中心、政治中心、军事中心、娱乐中心、创业中心、新闻中心,无数人因为工作没有办法才拥挤到这里。北京完全可以保留文化中心和政治中心、军事中心的地位把经济、影视、创业等这些特权分散给其他地方。这样拍电影的就没必要都挤在北京,想拍电影的也没必要一定往北京跑;想创业的可以有许多地方选择,没必要在北京承受天大的压力和拥挤的交通;做金融的更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只要北京愿意放权,给另一座城市提供和北京同样的优待,做到这些并不难。
  中国政府喊了这么多年开发西部,实际上只要先调过去一批政商权贵入驻,紧接着一大批新血液就会跟进。社会上层决定了一个城市的建设,至少中国目前来说是这样,深圳可以一夜之间崛起,其他地方要做到也不难。然而中国上层似乎还是希望将所有优秀的人才留在北京这样一类大城市。
  上层阶级对生活有追求和品位,他们会希望自己居住的地方是繁华的,是优雅的,有更多能轻松沟通和具备素质的人才;有着便利的服务和一流的医疗机构;有着充足的劳动力随时提供必要的服务;还有要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一点。这种贪婪导致了一些大城市抓住特权紧紧不放,抓住优秀人力资源紧紧不放。这种贪婪就是大城市为何拥堵的本质。
  解决大城市拥堵只不能依靠收取“拥堵费”,应该实实在在的让权给其他一些地区。中国目前面临着夸张的贫富差距、艰难的经济转型等多个问题。将城市的特权分放在不同的地点可以平衡城市发展,激发城市新动力。中国中西部拥有巨大的潜力,发展中西部地区也能缓解老百姓的生活压力,一是带动不发达地区致富,改善生活环境;二是减少背井离乡的异客,或者说有些人背井离乡可以“背”的与家乡更近一点。三是对国家发展也有好处,目前所谓的产能过剩主要集中并不是在一线城市,中国应该利用集权优势创造出一个个新中心区消化这些多余的产能,同时理论上来讲,也平衡了资源的分配,发展多个地方的教育和医疗,挖出中国有潜力的更多人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2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