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该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人物:伊森利恩
  我急忙跑上前,可拥挤的人群把她围得水泄不同,我只能踮起脚,拍几张照片当做证据,因为这个案件远没有看起来简单。吉姆琼斯和她的手下来了,我收起了相机 ,开始疏散人群,向天空开枪,他的保镖粗鲁的推开了我,并大声的喊到:It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而吉姆琼斯也当我是空气一般,让他的手下谩骂,我很气愤, 当我正想打他一顿时,利奥议长来了,对我说,我们是有任务的,这毕竟是他们的地盘。为了顾全大局,我只对吉姆琼斯说了句:“请管好你的手下,别欺人太甚。”就离开了。
  到了酒店,利奥议长批评我,以后做事要冷静,如果真出了事,我付不起责任。凯恩劝解我,“你做的很正确,可是真理不一定在哪行得通,如果换做我,我也会那样做。”我平复下来,说:“明天我要去受害者的家里,她已经写下她家的地址了,电话里她说,她家还有她的父亲和妹妹, 如果她死了,那她妹妹是否安全可就说不准了,请不要拦我。”泰勒问我,这样做值得吗,为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我说:“值!”
  第二天早上,我去花店买了一束花,花店老板问我,买给谁,我说一位在昨天死去的人。是昨晚自杀的萨满莎吗?我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又说,等一下,你刚才说她是自杀,她点了点头,我说,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她说昨晚在萨满莎死后,吉姆琼斯在教堂开会并为她祈祷,她的家人在那痛不欲生,吉姆琼斯说她有精神疾病,她的父亲也点头承认了,她也很伤心,因为她和萨满莎是好朋友。我说,真的是自杀吗?还有你说你是她的朋友,有时间能给我讲讲关于她的故事吗?她点头说可以。
  我来到了萨满莎的家里,他老父亲坐在 轮椅上,一副大病初
  愈的样子,声音有气无力,她的老父亲问我,我为何来他家,我说是萨满莎让我来的,她的老父亲说,稍微等一下,让我先去喝杯茶 。过了一会,他领了一个女孩出来,这个女孩擦擦眼泪,他说这是她的妹妹,玛丽,然后玛丽说了一句,这是救世主吗?她父亲点了点头,我说,我今天来是想祭奠萨曼莎的,他父亲对玛丽说,你带他去吧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6 =

No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