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万元买“高音炮”还击广场舞大妈(转载)

  

  同一天,广场舞依旧热闹。 泼粪、鸣枪、放藏獒……为了对抗广场舞,各地奇招频出。
  在多次交涉无果后,温州市区新国光商住广场的住户们下了血本。他们花26万元买来“高音炮”,和广场舞音乐同时播放。住户们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广场舞大妈被警告声逼退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立即停止违法行为!”3月29日下午,在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后,温州市区松台广场上空不断地回荡着这句话。
  声音是从松台广场对面新国光商住广场C幢4楼平台发出的。平台上架了6个大喇叭,正对着松台广场。
  从当天下午2点开始,“警告声”一直播放到傍晚5点多。一些广场舞大妈实在受不了了,陆续打道回府。
  业主不堪广场舞之扰
  新国光商住广场位于温州市中心,和松台广场仅隔了一条信河街。
  “当时买这房子,是觉得在广场旁边,环境好。”小区业委会主任吴先生说,小区建成十余年了,以前跳广场舞的人少,没想到近两年来愈演愈烈, “从早上6点左右开始,到晚上10点多结束,多的时候几百人在跳,业主们苦不堪言。”
  一位业主说,今年他的儿子要高考,但是家里太吵,去年底他就把孩子送到了姐姐家,让孩子安静地复习。
  “尤其是上夜班的业主,叫他们怎么活啊?”吴先生说。
  业主们曾多次去交涉,让对方把声音调低点,但都被“赶”了回来。
  噪声导致小区房价贬值
  为了避免近距离的纠纷,业主们想到了“远程音响对抗”。
  去年10月,在业委会的牵头下,新国光商住广场600余位住户一起出钱,凑了26万元,买了一套扩音设备“还击”广场舞音乐。
  这套设备叫做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可以把声音集中到一个方向远距离传播,并保持足够的声压强度。
  这么专业的设备,一般是用来强声驱暴、灾害事件(地震、洪水等)指挥调度的,很少有私人会买。
  “可能有人会觉得很贵,但跟我们遭受的无形损失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吴先生说,为了安宁,这笔钱业主们都很愿意出。
  他算了一笔账,当初买房的时候,新国光商住广场比周边的住宅每平方米要贵四五千元,现在便宜三四千都很难卖。“大家都知道这里吵。”
  建议:由政府掌握“控音权”
  鹿城有关部门曾做过一次统计,鹿城区共有900多支文体团队在各个广场跳广场舞,其中松台广场最为典型,活跃着20多支文体团队。
  今年年初,鹿城发布“广场舞公约”,并由公安、环保、城管等部门联合执法。
  但在新国光的业主们看来,这次的行动并没有取得实质效果。这就像猫抓老鼠的游戏,执法人员来了,大妈们就调低音量,走了又调高了。
  站在和广场舞斗争多年的受害者角度,业主们给政府部门提了个建议:最好将广场分成不同的区块,跳广场舞的、唱卡拉OK的都在各自区块活动,由公园管理部门按规定的分贝数统一播放音乐。市民可以提供播放的内容,但不能自带音响。
  吴先生说,对抗不是目的,他们只想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寻找一条科学合理的解决途径。“如果解决不了,那以后他们放,我们也放。”
  延伸阅读:

  “公约”约定每场广场文化活动的时间应控制在两小时之内,且早上7点前、中午12点-14点、晚上21点后不能进行有音乐伴奏的广场文化活动。开展广场文化活动时,音乐声源(扬声器、音响等)处音量值不得超过85分贝。在距离音乐声源最近的噪声敏感建筑物处,白天音乐平均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音乐平均音量不得超过45分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

No Related Post